进口葡萄酒20年浮沉:李道之记录报道-2

转自:WBO葡萄酒商业观察

1998年,班提酒业李道之迎来了葡萄酒事业的第一个小高峰,当年完成1000万元的年销售额。

随之而来的是,一些华侨以及有海外学习工作背景的中国人开始从事进口葡萄酒事业,进口葡萄酒行业进入了第一个繁荣周期。

几乎在同一时间段,国产葡萄酒也开启了高速增长期,这对后来进口葡萄酒几乎在2001年的全军覆没也起到推动作用。

1998年-1999年,中外葡萄酒开始同台竞技

李道之称:1998年,王朝在浙江市场崛起后,张裕也在觊觎这个市场。

“似乎当时做国产葡萄酒是大势所趋,王朝干红炙手可热。”李道之称,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在做进口葡萄酒的同时,也成为张裕温州代理商。

“代理张裕时,其他两个股东是反对和质疑的:你一个进口商,为何要去趟国产葡萄酒的水呢?”李道之称。

李道之最终说服了他的股东:第一,当年国产葡萄酒的品牌优势,进口葡萄酒无法比拟;其次,国产葡萄酒的蛋糕更大,进口葡萄酒当年所占份额不到1%。
“做生意其实和国家经济形势和行业大势是息息相关的,当年第一批所谓葡萄酒深度消费者,感兴趣的是葡萄酒,是有一定品牌价值的葡萄酒,国产葡萄酒大牌更适应那个年代的需求。”李道之称。

因为前期李道之对温州餐饮渠道的深耕,让张裕也顺利进入了温州的餐饮渠道。

“我记得有一个月,张裕在温州餐饮渠道销售了1000多箱(12瓶装),当时来说绝对是一个奇迹。”李道之称,他也会给服务员一些奖励,一个酒帽奖励2元钱,结果张裕在餐饮起量后,一些服务员开瓶费的收入甚至超过了原本收入。
“这真是疯狂的年代,当时张裕周洪江亲自来温州市场考察,也在全国推广餐饮终端操作经验。”李道之称。

1998-1999年,进口葡萄酒和国产葡萄在华东一些主要城市的餐饮终端同台竞技。

后来由于理念的问题,李道之侧重于深耕终端,张裕更需要大流通来实现爆发增长,最终李道之和张裕分手。

因为国产葡萄酒的强势,在那个消费不稳定和不理性的年代,也悄悄埋下了进口葡萄酒的隐患。

可怕的疯牛病来了,更可怕的是谣言

可当李道之的进口葡萄酒事业蓬勃发展时,迎来的却是“疯牛病”危机。

1999年,欧洲爆发疯牛病,中国开始禁止销售法国的奶粉等。当年8月,新加坡政府又宣布禁止法国罗纳河谷部分葡萄酒进口,原因是部分产区的葡萄酒厂使用传统牛血粉做为澄清剂。

李道之回忆,当时一些媒体开始渲染,提醒中国消费者不要尝试来自欧洲的食品,可能染上疯牛病。

“当时不断和客户解释,国家只是禁止部分法国酒的进口,西班牙葡萄酒没有问题。”李道之称,这的确是很糟糕的消息,没有客户愿意听李道之和他团队的解释。

前几年赚的钱,在2000年亏光

到了2000年后,形势就恶化了,李道之做酒以后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挫折,因为这一年,他把前几年赚的钱全部亏完了,几十条货柜葡萄酒堆积在仓库里。

“谣言越来越多,别有用心的人甚至在传,喝了国外(欧洲)的葡萄酒,会得疯牛病。”李道之称,这彻底摧垮了经销商和消费者的信心。

2001年,李道之的进口葡萄酒市场崩盘,那一年,他只完成了168万元销售额。

“从年销售1000万元下滑到168万元,团队和市场投入的费用却没有明显减少,我自己也迷失了。”李道之回忆称。

2000年,李道之还遇上了一件千年难遇的事:一个货柜的葡萄酒,由于吊车操作人员失误,在卸货时直接被打翻到地下,一个柜的葡萄酒几乎全部损毁。

那些日子,李道之的人生是灰色的。

6401

成本价在76多元的布衣,准备20元一瓶抛掉

第一批进口商,也是中国进口葡萄酒行业的引领者,在1999-2001那三年,几乎全军覆没。

大家都在逃离。

“当然,谁经历了那个年代,谁都可以理解当年那些进口商为何退出。”李道之称。

“生意既然如此惨淡,为何您没有选择退出呢?”WBO记者问。

“我一度也万念俱灰。2001年,国家面临国退民进的大环境,温州五交化集团公司也在改制,集团对分公司、子公司的指导方向是:要么关停,要么把股份转卖给私人。2001年酒水公司巨亏的时候,我们的另外两位股东倾向于退出。”李道之称。

李道之称:当时公司有200多万元的银行贷款,银行一直在催促还贷;仓库里还有好几十条货柜的西班牙酒库存。

在银行的紧逼下,公司76多元进货价的布衣干红,我甚至准备20元一瓶抛掉。”李道之称。

“让人更为心寒的是,20元一瓶的布衣竟然没人接盘。”李道之称,这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

冥冥之中,李道之和葡萄酒有着难解缘分。

那些日子,李道之也在思考:“我从西班牙来到中国,一开始就是接触的葡萄酒,研究的是酒类渠道和终端,不干葡萄酒我还能干什么?”

6402

咬咬牙,李道之最终没有舍得放弃进口葡萄酒事业,在家人和朋友的帮助下,李道之接收了另外两位股东的股份,还清了贷款,继续隐忍前行。

当时李道之接收另外两位股东的股份时,因为公司没有现金流,李道之承诺在库存销售后给他们结款,最终不到一年时间他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原本三人行,另两人选择放弃。从此,李道之孤独前行。

“在你生意顺风顺水时,银行会鼎力支持你,给你大额贷款,而一旦你急需资金救命时,银行会毫不犹豫抛弃你。很多企业家,问题都是出在资金上。”李道之称,做葡萄酒生意,别轻易掉在贷款的陷阱里。

1999-2001年的中国进口葡萄酒行业,一片哀嚎。

退出者有退出者的理由,前行者带着前行者的伤痕,但成功终将属于后者。

相关链接 :进口葡萄酒20年浮沉一

相关链接 :进口葡萄酒20年浮沉三

相关链接 :进口葡萄酒20年浮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