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土大师眼中的波尔多和勃艮第

文: 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Etienne de Montille于1990年子承父业,接受了勃艮第博恩丘首屈一指的酒庄Domaine de Montille。其父Hubert在勃根地深受敬重,曾在颇受争议的纪录片Mondovino中留下了守护风土、对抗全球化和商业化的倔强身影,和“酒是一种文明,人类有了葡萄酒就不再是蛮夷之邦”等诸多金句,已于前些年仙逝。

如今Etienne已成为Domaine de Montille的当家人,并不断扩大酒庄规模,还与“Pont des Arts”推出了一款Corton特级园的黑皮诺,和一款Chassagne Montrachet的一级园霞多丽。在本周北京TRB举行,“Pont des Arts”新品发布的午宴上,葡萄酒在线小编见到了Etienne de Montille,并有幸与他一同探讨了有关酒和人生。

*关于Pont des Arts
这一系列的名字来源于1802至1804年间拿破仑时代建成的“Pont des Arts”(直译艺术之桥),这是巴黎市中心其中一条最著名的桥梁,横越塞纳河,连接法兰西学会与罗浮宫。酿酒师庞天宝出身酿酒世家,其父Paul Pontallier,在玛歌酒庄工作超过30年,是玛哥酒庄的现任总经理,是法国葡萄酒界的传奇人物。除去精品、出色品质,Pont des Arts的独特之处还在于每款葡萄酒都与艺术大师合作,之前与赵无极和岳敏君合作过,此次新品系列一共五款,选择了严培明大师的不同画作作为酒标。

新品系列:
Corton Grand Cru“les Marechaudes”
歌桐特级马赫索
Chassagne Montrachet Premier Cru Abbaye de Morgeot
沙萨尼蒙特拉榭一级墨矶修道院
Lalande de Pomerol
拉朗德波美侯
Cuvee Speciale Pomerol
波美侯特选珍藏
Scotland Single Malt Whisky 41 year
苏格兰41年单麦威士忌

Q:您认为勃艮第和波尔多葡萄酒的区别是什么,刚才主持在介绍酒款时提到,产区和产区之间,没有谁比谁好,只不过是土地的不同,风格的不同,您也是这样认为的么?
Etienne :我完全认同他的观念,我是一个波尔多爱好者。世界上有很多杰出的产区,波尔多毫无疑问是这些产区里面最出色的之一。这就好像你喜欢这个画家,也喜欢那个,喜欢上一个作家,又喜欢上一个文风跟他完全不同的。谁更厉害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持各自的特点和个性。

Q:就我个人对中国葡萄酒市场目前的感受哈,知道波尔多的普通消费者更多,勃艮第是在爱好者之间更出名。有朋友讲过,出去吃饭还是带波尔多,因为得带他的朋友知道的酒。感觉这两个产区在商业模式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在您的心里,在酒标上,地名和人名,哪个更重要呢?
Etienne :我是一个勃艮第的农民,从我的角度,很简单,勤恳的耕作土地,精心照料葡萄,才是收获一瓶好酒的方式。波尔多本身有伟大的“terrior”(风土),但是他们没有将自己的酒和风土建立起直接的联系,它的分级是对不同品牌的划分,所以我们记住了很多酒庄的名字。勃艮第是依照不同土地和葡萄园分类的,弱化了单个酒庄的明星效应,突出了土地的意义,当你记住La Tache,Richebourg,你记住的是养育它们的这方土地。我们不能再扩大La Tache和Richebourg了,它们始终如一,但是酒庄本身是可以不断扩张的。举个例子,波尔多的二级庄力士金,面积是1855年波尔多确立分级时葡萄园面积的三倍,它已经不是当时的力士金了。

但是我说这些,并不是抱着批判的心态的。大家虽然选择不同,但是波尔多同样尊重风土,同样酿出了很多伟大的酒,这是最重要的。我们勃艮第人就是些农民啦,所以跟土地更亲,这是很自然的。

Q:我觉得您比您的父亲温和很多,我是说,比从电影Mondovino了解到的您父亲温和很多,他对于勃艮第和风土概念非常维护,会强烈谴责很多酒庄为了追逐商业模式,忘记了葡萄酒只是一种农产品,不再保持人与土地的单纯关系。
Etienne :在电影Mondovino里,我父亲是明星,他捍卫着最真诚纯粹的理念,也因此而打动人心。我百分之百的认可他,支持他,也会将他的精神继续传承下去。至于我,不是明星,电影里不是,生活里也不是。我很普通,希望自己做个谨慎温和的人。现在年纪大了,脾气就更好了,更愿意去多听听不一样的声音了。

但我父亲从来没想要攻击谁的,他只是对于诠释和守护风土一事充满骄傲。我觉得波尔多算不上商业,它重视风土的程度可能比勃艮第少些,但仍然是非常非常重视的。 在美国,在澳洲,比如奔富吧,大企业,也有些很不错的酒,不过讲真,我觉得风土对于他们来说重要度为0,他们把更多心思花在了技术和市场上。当然对我来说,也OK啊,这个世界就该有各种不一样嘛。

Q:所以尊重土地的具体做法是什么呢?
Etienne :每一寸土地都是不同的,尽量不干预,放开手让它自己来。我们坚持有机和生物动力,并不是一个噱头,而是对我来说,最好的尊重自己土地的方式。

Q:顺其自然有个很大的问题是不好控制,对吧,如果让它自己来的过程中失败了怎么办?
Etienne:十有八九最后能成,但是当然也确实还有10%的可能性它跑偏了,比如酸度太高了,发酵中止啦,香气不太对啦,这时候当然要出手把它拉回来。我们不是说完全不管,而是不要操控它,用天然温和的方式去帮助它,比如不用化学药剂而是用植物成分的试剂在园中喷洒,这个理念我觉得我跟你们中国的中医是很像的。

Q:你们是什么时候取得生物动力认证的呢?
Etienne:1995年开始实施有机,2012年获得认证,2005年开始做生物动力,2015年得到认证。其实获得认证也不需要那么久,只是我觉得证书只是市场营销的一部分,所以也没太上心。我们认真、严格的坚持生物动力多年,了解我的人自然会了解。在勃艮第,很多有机或者生物动力的酒庄,都是没有特意去找认证来证明自己的。

Q:聊聊和Pont Des Art的合作吧,这是你第一次和其他品牌进行合作么?
Etienne :事实上有很多很多人找过我提出过类似的合作,但Pont Des Art是我第一次点头同意,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他们对于艺术的理解让我敬佩,对于酒的品质的坚持让我于心有戚戚焉。Pont Des Art是艺术之桥的意思,他们用一座桥梁连接酒与艺术,连接东西方文化的理念打动了我。我们已经合作了15年、16年和17年份,未来也希望愉快的继续合作下去。

Q:他们有对你提出任何要求么?比如要求酒的风格和他们品牌风格相符合之类的?
Etienne :没有,酿酒一事上我有绝对的自由,我不会接受对酒的风格有固定要求的合作。

Q:Pont Des Art这次新酒的酒标都是来自严培明大师的画作,您认为他的画是否诠释出了您在酒中想要表达的感觉?
Etienne :当然,画家和作品都是我们一起选的。无惧冰雪的东北虎先定下,我们都非常喜欢它。在选用另外一幅猛禽上也很快达成共识,它兼具力量和敏捷,在凛冽的环境中展开双翅,意义深刻。

Q:这次新品单麦威士忌上的画作是一个中国功夫明星,李小龙,您听说过这个人么?
Etienne :我当然知道了,看过70-80年代电影的都知道李小龙,他可是国际偶像啊。

Q:如果有个消费者因为酒标好看,因为是严培明的粉丝,因为觉得这个酒十年之后可能会升值买这个酒,而不是因为觉得它好喝,买回去之后估计也不会喝,您能接受么?
Etienne :我认为酒需要大家一起分享,喝下去,然后一起开心。如果有人是把酒当艺术品买回去收藏的,也没关系。我不这么想,但是如果我的客人里有人是这么想的,我表示尊重和理解。你把酒买回去想要怎么处置,那是你的自由。

Q:最后能聊聊您自己么?我有注意到,您在酿酒之前学的是法律是吧,您的妹妹和您的父亲,都是学法律的出身,为什么你们都选择这个专业呢,对于酒庄运作,或者在酿酒的理解上,有什么帮助么?
Etienne :啊被你发现了,不止我的父亲,我祖父学的也是法律,这好像是个家庭传统。在管理、法务、财务方面对我都有很多帮助,在酿酒方面当然没什么帮助啦。

Q:所以你为什么要遵循这个家庭传统呢,是您父亲要求的吗?
Etienne :没有,我父亲从来没要求过我任何事。我一开始并没想要酿酒,认为父亲有他的人生,我有我的。但也不确定我的人生应该是什么,就各种做做这个,试试那个,多经历经历总是没错的。19岁那年在美国做了一年国际志愿者,做过餐厅的侍者,也做过侍酒师,在那里遇到了很多对酒充满热情的人,我才意识到,出生在勃艮第拥有一片这么好的葡萄园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意识到自己的酒的喜欢,然后就回去做酒了。

Q:我听说您在北海道买下了一片葡萄园是吧?
Etienne : 不,我是买下了一片土地,葡萄得自己种。现在还在准备阶段,预计2019开始栽种,2023年开始酿造第一个年份。

Q:会不会太年轻啊,感觉我们中国的葡萄园也会有这个问题,太年轻的葡萄藤不太能酿造出有深度的酒?
Etienne :不过是法国意大利,还是美国、澳洲年轻的葡萄藤一样酿好酒,我认为对于老藤的吹捧只是一种销售策略,完全是扯淡的。那些把老藤整天挂在嘴边的,说不定只是没有其他的可以聊吧。

Q:所以 Domaine de Monitlle葡萄园的平均树龄是?
Etienne :4年-85年之间,平均树龄30-40年吧。

Q:所以您觉得4年的葡萄园和85年的葡萄园的葡萄,酿的酒没什么太大差别咯?
Etienne :这么极端当然有,你不要举这么极端的例子嘛。比如10年到40、50年的藤,我认为只有很微小的差别。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