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市,永远供不应求的重口泥煤味儿威士忌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威士忌起源于欧洲,发迹于苏格兰,却在遥远的日本大放异彩——日本威士忌作为酒界异军突起的传奇,故事也能说上三天三夜。不必说这两年挤满了酒界奥斯卡的各大奖项,打破了三足鼎立的局面,几乎要逼死本家苏格兰;也不必说£180一瓶还一售而空的響21,Nikka和三得利之间的基情有多么剪不断理还乱;本文仅针对最近一年来喝到的余市。鉴于余所原酒基本告罄,短时间可能再也没办法想喝就喝,只能写写解馋。

另:本文仅为个人观点。不评测,没排名。

简单的背景插播:日本威士忌有九个蒸馏所,分别是山崎(三得利)、白州(三得利)、余市(NIKKA),宮城峡(NIKKA)、富士御殿場(麒麟)、秩父、信州、WHITE OAK。名气比较大的是前四所,分别属于三得利和NIKKA。而这前四所里白州以外的另外三所的创立者均为传说中的日本威士忌之父的竹鶴政孝。

c6c60ca827018ced7627d6465c572d1d_b

▲ 就是这个老头

其中余市(NIKKA)是竹鹤心血倾注最多,主持时间最长的一所。也是世界上唯一、最后一所至今仍然坚持使用哪里看来有点蠢的石炭直火蒸馏式蒸馏厂。火力控制困难,工作量大,效率低下,完全依靠技师的熟练手工。然而如果你愿意相信酒商宣传的鬼话,石炭直火正是其摧枯拉朽穿墙凿孔般强烈个性的来源。
BE51ABED9A3798A91D95801A531BAEE5

▲ 1936年,余所得第一台蒸馏器

09EBCD609D40205B16DAD952F99A3DF3

▲ 后来变化也不大

相比于国际上更为知名的山崎,一直坚持走不同寻常路坚持做自己的余市,成也由此败也由此。

1.PEATY& SALTY 55%余市限定威士忌

图片 2

▲ 手机于The common one

不太好找的一款,余市本来就产量小,库存少,供不应求的状况很严重。根据今年的消息,这一款有可能无法再生产。市面上极难找到。

香气: 无法忽视的新烧(char,直火烤)的橡木桶焦味。混杂水果的香气。偏甜的烟熏调。枫糖浆,焦糖苹果派,松木,些微葡萄,烟草。

口感: 厚!香辛部分与其说辣不如说清爽。威士忌必然的泥煤味,烤麦片,焦糖,麦芽香气,起始微苦,随着酒精逐渐渗入侵染舌苔而充盈口腔、刺激味蕾,甚至感受到甘甜。

新桶的个性粗暴激烈,但并不影响威士忌本身的成熟感。余韵从泥煤逐渐转向草炭,海藻强势插入。干烈而气势凶猛,需要咬牙对抗。即使是在余市中也是自我主张十分鲜明的一款。

2.HEAVY PEATED 48%余市单麦泥煤威士忌

9413A283698213120880B12760179160

泥煤熏烤,生鲜草木和海风的味道,泥煤味和果香强烈深厚,名符其实。

与上一款相比,记忆中Peaty & Salty的新烧橡木桶味更重,heavy peated则更偏重泥煤味和华丽多彩的水果气氛。

虽然一般大家都会认为余所就是要喝新桶,但新桶也分好几种。可粗分为熟化时间长焦味淡薄和十年左右色浓味重的两种,Heavy Peated算前者,Peaty & Salty算后者。

3. 余市十年 Single cask蒸留所限定

yoshiyasu0826-img600x400-1458193832e6npxc9671

先普及一下Single Cask的概念:又称Single Single Malt,翻译过来就是单一桶威士忌,它和我们熟知的单一麦芽威士忌(Single Malt )不太一样,单麦是指来自同一个蒸馏厂。而单一桶指的是,瓶内的威士忌来自同一酒桶,更为稀少和珍贵。喝完一瓶少一瓶。每一瓶都像上图一样,在“北海道余市蒸馏所”下方印着原桶编号。

这一例余市十年,是新桶十年熟成后,直接从橡木桶里倒出来灌装的原酒。获过很多很多奖,包括2001年让日本威士忌站稳脚跟的《Whisky Magazine》的Best of Best奖项。因为颜色浓经常被误认为是雪莉桶,史上真的有好事者多次跑去找蒸馏所确认,结果确实是新桶无疑。不过就几乎能会波本弄混的新烧橡木桶焦味来看,这绝对不是雪莉桶。

s_003h

香气: 橡木味道,置身松林一般丰富的木材感,502胶水味,海绵蛋糕。少量兑水后圆润艳丽的熟成香气及烤吐司的麦芽风味。自然还有泥煤。

口感: 入口粘滑。烧焦的橡木味。酒体厚重。熟过头的香蕉,麦芽糖浆,入中段之后转辛辣,黑炭和壁炉里燃烧的木材。收尾单宁韵味悠长。个人需要兑水来增强平衡感。

如前文,与其说像雪莉,其实是更容易跟波本弄混的一款。酿造过程其实也很相似。如此强烈的新烧橡木桶焦味不难想象桶内是经过直火切实充分烧制过的。但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此类原酒难以长时间熟成。作为短时间大量制造的原酒,威士忌相应的纤细变化消失了。

总体评价为能清晰感受到新桶魅力,余所辨识度极高的一款。和酒吧架上的其他威士忌风味迥异,毫不掩饰自己尖锐性格的余市10年原酒。

图片 1

▲ 山崎为基酒。手机于Finlandia

昨天跟朋友聊天时,还说起为什么喝酒不能拍下桌子喊下“好喝”就可以了。然而想认认真真的让你也觉得好,还是用了大量名词和长篇大论堆砌。只不过因为苏格兰人民当年最容易取得的燃料是廉价的含煤土,害的日本蒸馏厂至今还去苏格兰进口泥煤,害的我们至今还要舔一口peat来体会peaty是个什么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