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最大生物动力酒庄爱唯侬堡的革命之路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Avignonesi(爱唯侬堡)坐落于托斯卡纳东南边,占地200公顷,是意大利最古老的酒庄之一。我们只知道它以顶级的意大利Vin Santo(圣酒)而著称于世,知道它的酒在《神之水滴》被大加赞誉,却不知它也是现在意大利最大生物动力法的庄园。这个下午我们见到了酒庄庄主夫妇。白衬衣外随意罩着格外抢镜的红色外套,优雅又热情的Virginie Savery女士跟我们分享了她的生物动力法实践之路和她的葡萄酒理念。

0724145125

2009年,Virginie Saverys接手了Avignonesi(爱唯侬堡),并开始为让这个本就品质优秀的酒庄更上一层楼而努力。自2011年起,为了酿造更纯粹、健康同时对环境有益的葡萄酒,酒庄正式申请了有机(organic)认证。但2012年对Lodola(洛朵拉的收购)将这一进程延长到了2016年——届时所有葡萄园的有机认证都将完成。其实现在有部分葡萄园已经得到认证了,不过Virginie讲这个情况挺麻烦的:你介绍自己的酒时还要特别说明一下,带着同样logo的酒,这几瓶是有机的,那几瓶不是。这会对市场推广造成困扰。

4

生物动力法即尽可能的让葡萄园按照大自然的方式运作,而不多加人为干涉。让整个葡萄园内的生命体系与自然节律相连,与“风土”平衡融合,与这个小生物圈里的一切生物和谐共存,养出更健康的植株和土地。关于葡萄园在管理和耕种上的变化,Virginie这样为我们介绍:

“每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做一次土壤成分分析,然后有针对性的作出提高土壤质量的尝试。在收获之后,我们会采取栽培绿肥的方式,根据不同区域土壤的特质,种下16-20种不同的植物。比如豆科植物能够使得土壤中的氮增加,可作为自然化肥,另有些植物根比较深,可以起到松动土壤的作用。葡萄园里的工人对此感到很开心,他们可以到园里摘些新鲜的甜菜和豆子,给午餐加个菜或者带回去跟家人分享。”

“除上述作法,每年我本人会亲手把粪肥下到田里;利用屋顶去搜集雨水(每年的第一场雨水会因与屋顶接触而受到污染,所以弃之不用);要特别一提的是,我们使用代号为500及501的两种生物动力法肥料,以及播撒可以帮助葡萄藤免于病害的药草茶。500至少要在春天和秋天各使用一次,多用于土壤。501也是一年用两次,多用于作物。去年秋天寒冷潮湿,葡萄缺乏能量和阳光,我们就用的多了一些。而这并没有给我们增加什么经济成本,我们统计了我们所有用于生物动力的花费,包括员工的薪水,有机种植方式带来的额外成本平摊到每一瓶葡萄酒上是 0.68元,生物动力是 0.54元。”

3

关于使用生物动力法给葡萄园和葡萄酒带来的改变,Virginie开心的给我们看了宣传小册上的葡萄园的照片,并跟我们分享了她的体验:

“生物动力法酿出的葡萄酒,更加新鲜,果味更纯净愉悦,包含更多矿物的味道,且最重要的,它们非常忠实地、完整地传递了风土特征。还有,你喝了绝对不会头痛。葡萄园里始终生机勃勃,你会看到许多有益的小昆虫,比如红色有黑色斑点的瓢虫,ladybird,会看到野兔,有一次我们的员工还发现了一个鸟窝和正在孵蛋的鸟儿。这些都是不会在传统的葡萄园看到的——它们要是生活在那里,就会被化学药剂干掉。”

“2014年是有很多雨水,不怎么走运的一年。我知道很多采用传统耕作方式的葡萄园都因雨水过多,风力不足出现了霉烂和真菌病害的问题。但是我们园里的葡萄却很健康,品质好的令人吃惊。我想这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非常谨慎,始终密切关注着园中的一切变化。每一年我们都会有几个实习生,每天在田里走来走去,检查哪里有病害出现的迹象,并迅速的作出处理,比如用硫或者用铜,而不是坐在拖拉机上四处看看,撒上农药好了我完成任务。第二,植株的免疫力在不知不觉中增强了。这就好像我家的小孩子,如果总给他们服用抗生素,体质越来越差,更容易生病。如果只给他们使用些中药,或者用自然疗法,第一个冬天可能会情形会很糟,但是到了第二个冬天,第三个,第四个。。。你会发现他们再也不生病了。我的小孩子回家跟我抱怨,‘妈妈为什么我们总也不生病呢,我们好想像我们的朋友那样生个病,这样就可以不用去学校了。’”

7

讲到小孩子,Virginie表示她选择有机和生物动力方式,是因为发现这正是她一直所追求的,与她养育孩子的理念以及她自己的生活方式完全一致——她从很久之前开始,就已经过着非常健康的生活了:“我现在很少吃荤,尤其是农场养殖的鱼类。我只吃有机食物,至于非有机食物,且不说它口感相较之下寡淡无味,单想着它被喷洒过多少次农药才来到你的盘子里,也让人无法下咽。同样的,我不希望我的葡萄园弥漫着杀虫剂的味道。在法国,有果农起诉葡萄园所有者的案例,因为他们年复一年的生活在充满化学药剂的环境里,患上了癌症或者其他疾病。这样的问题可能会越来越多。”

5

Virginie同时对于有机和生物动力作法在欧洲和中国的发展前景表示乐观,“在意大利的Montepulciano、Montelcino、Bolgheri等地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有机耕种方式,并开始尝试生物动力。这一趋势同样在整个欧洲扩散。在欧洲,杀虫剂和除草剂的使用与过去相比已减少了50%。在离我的住处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最近新开了两家有机食物超市,有机食物受欢迎的程度可见一斑。它价格上虽然要贵一些,但贵的并不多,而品质上确会带来极大改善。移居意大利之后我有一个小菜园,平时自己种些蔬菜,Max对我用自己种的菜作出来的沙拉赞不绝口。”

“70年代,欧洲的嬉皮士尝试制作有机酒,做出来的东西糟的不能再糟。很庆幸中国没有相似的历史,中国人不会先入为主的觉得有机葡萄酒会是个很糟糕的东西,我父亲已经不在了,但我确信他听到我的想法会疯掉——谁要做那么难喝的有机葡萄酒啊。但在中国市场上,人们只会去看这个酒本身的品质,好喝就行。过去中国人没有抱怨污染,现在他们每日呼吁政府采取合理的减排措施,治理雾霾。人们越来越关注健康以及生活品质的提高,对于有益健康的有品质的生活方式,比如使用橄榄油,比如每天喝一点葡萄酒,都很乐于接受。”

0

在随后的午宴上,我们共同品鉴了“Desiderio”(欲望)、“Grifi”(歌菲),“50&50”(平分秋色,入选神之水滴漫画的葡萄酒)和浓缩之极的膜拜级甜酒“Vin Santo di Montepulciato”。共同的优雅、纯净的特质令人印象深刻。如之前的采访中所提到的,生物动力给葡萄酒带来了新鲜的果味,出色的集中度,和清晰的泥土味道。

4144316

4144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