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里那些名称好听的杯子到底怎么用

文:王智慧| 葡萄酒在线

笑傲江湖第十四回,祖千秋论酒杯的珍贵性,说百年美酒一饮之下就没有了。 而一只酒杯却可用上千次万次。若无佳器,一杯酒都不能饮得,只是糟蹋。这理论真是讲究又有趣,忍不住用时下的话讲一句:太事儿。

9220624

金庸常与蔡澜、倪匡这些食客老饕混在一处,无疑也是大半个内行,而真把吃喝落到纸上,却比美食专家说的还要诱人几分。“二十四桥明月夜”,“玉笛谁家听落梅”…还有顶顶麻烦的好逑汤,把樱桃挖了籽儿嵌入斑鸠肉,到底是用哪一处脑细胞想出来的!他写吃喝搭配则是教科书,完全不是老白干配酱牛肉那么没追求。而居然连酒杯也写的这么妙哉妙哉,就让我们在此结合查老的高论进行解读和考证:

1338159152765B14B528C001_b

只听他(祖千秋)又道:“至于饮葡萄酒嘛,当然要用夜光杯了。古人诗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要知葡萄美酒作艳红之色,我辈须眉男儿饮之,未免豪气不足。葡萄美酒盛入夜光杯之后,酒色便与 鲜血一般无异,饮酒有如饮血。

夜光杯,玉制,也有认为是玻璃制,与葡萄酒同时从西域流传而来。比起雕花玻璃杯,我宁愿相信夜光是敦厚稳重,华而不贵的玉质,半透明质地,烛火下温润流光。西汉东方朔《海内十洲记》载姬王得赐“夜光常满杯”, “杯是白玉之精,光明夜照”,就是说这玉杯跟夜明珠一样,夜里会发光。。。嗨,古人言之凿凿,我们也就姑妄听之。

当然,抛开文艺之心实事求是的去讲,玻璃杯最适合饮用葡萄酒,口径窄些的郁金香杯是波尔多杯,大肚儿饱满口小些的是勃艮第杯,狭长的郁金香花苞是香槟杯,不骗你。

20140414174239687 又道:“饮这高粱酒,须用青铜酒爵,始有古意。”

商晚期至西周早期,是青铜器发展的鼎盛时期,花纹繁复精美,器身浑厚凝重。而爵是商周时期的饮酒器,常在贵族赏赐物件之中的奢侈物,前有流,即倾酒的流槽,后有尖尾,中为杯,下有三足。

我姑且一猜这厚重的充满金属(mineral?)气息的酒杯相称于高粱的辛烈酒体。至于古意一说,东汉《说文解字》中解释“酒”字的条目中有:“杜康作秫酒”。而秫泛指高粱。杜康(酒神!)疑似它的创始人,而另一说为大禹所创,可见高粱酒历史有多悠久。从这个角度,这组杯酒搭配是老人家配老人家,合适。

902397dda144ad34a440c217d0a20cf430ad85a7 “至于那米酒呢,上佳米酒,其味虽美,失之于甘,略稍淡薄,当用大斗饮之,方显气概。”

斗,古代酒器,跟十升一斗的计量词不是一回事儿,也有解释为把儿很长的盛酒的勺子,通常理解为容量比较大的酒器。诗经里说,“酌以大斗,以祈黄耇”。就是用大杯敬酒,祝老人长寿。

米酒香糯甜美,但金庸说它“失之于甘,略稍淡薄”,我理解就是香甜气味过于强势,酒本身的骨架不够。换成鲁智深那句经典的对白也合题,“嘴里能淡出个鸟来!”一个江湖草莽,哪怕有几分风雅,也是个风雅的草莽,喝米酒小清新喝的满脸幸福,那多不好意思,于是出个主意,咱用大杯子喝——得把堂堂七尺男儿这个气势找回来。

无标题 祖千秋拍着一只写着“百草美酒”字样的酒坛,说道:“这百草美酒,乃采集百草, 浸入美酒,故酒气清香,如行春郊,令人未饮先醉。饮这百草酒须用古藤杯。百年古藤雕而成杯,以饮百草酒则大增芳香之气。”

我倾向于认为这个工艺是明代盛行的根雕。《酌泉录》记载,明代雕刻大家江福生“贸所携药得百余金,多置青田冻石、古藤、瘿木、柏根、湘竹”. 可见古藤也是大师们会选择的原材料。 而南朝的《报赵王惠酒》一诗中,“野驴然树叶,山杯捧竹根”,也提及用竹根雕制而成的酒杯。虽然我并没有查证到古藤根雕杯子的实例,但大体上应该是这个思路。。。不然电视剧里一闪而过的那只单纯的木杯跟金杯玉杯青铜杯比比真是太土。 感觉像是边境某个小镇上酒旗破旧的小酒馆的货色,有个落魄的英雄在角落里用它喝兑了水的烧刀子。

至于搭配,植物配植物,生之同源,相得益彰。靠谱的像羊肉泡馍配羊汤~

629a42adt7940b132f6d5&690

 “饮这绍兴状元红须用古瓷杯,最好是北宋瓷杯,南宋瓷杯勉强可用,但已有衰败气象,至于元瓷,则不免粗俗了。

瓷这个话题就大了,中国就叫china,你不是得把中国古代史都聊出来。简单说来,原始瓷器起源于3000多年前。至宋时达瓷业巅峰时期。宋瓷古朴素雅,釉色各有千秋,自成风流。瓷器可说是一个朝代政治、文化、经济、科技发展的缩影,能够反应出当时的社会生活水平,所以金庸这个思路是令人信服的。

公元1127年,金兵威逼之下,宋室被迫南迁,史称南宋。几经夷狄狼烟,国运日渐衰颓。就景德镇而言,到了南宋中期,青白瓷的制作和生产已趋于滑坡,整体质量大不如前,所以只能算“勉强可用”。元朝统治者在推翻南宋王朝时毫无人道可言,连同皇家建筑以及南宋官窑一并摧毁——塞外的狼虎之师是没有宋徽宗那种艺术家的气息的。 朝代的特性决定了元瓷的表现力有所不同,要粗犷一些。祖千秋这草莽既以风雅人士自居,难免要觉得“不免粗俗”。

状元红是绍兴黄酒,琥珀色泽,甘冽清醇。所谓“玉碗盛来琥珀光”,虽不是羊脂白玉杯,它也不是汾酒,但瓷的胎薄细腻不下于玉,同样便于观色。所以我认为白瓷为最佳,一来古瓷这个古拙优雅的气韵与其相合,二来黄酒常要温着喝,想必以瓷杯为上选。

959fbd77-8b2a-4311-92d2-fe3240a4bcedpb

“饮这坛梨花酒呢?那该当用翡翠杯。白乐天《杭州春望》诗云:‘红袖织绫夸柿叶,青旗沽酒趁梨花。’你想,杭州酒家卖这梨花酒,挂的是滴翠也似的青旗,映得那梨花酒分外精神,饮这梨花酒,自然也当是翡翠杯了。”

我只想说,土豪约我。一小粒翡翠,达到“滴翠也似”的水准,挂在脖子上都不得了,别说雕一整只杯子出来!时值21世纪,大家也就用用利多水晶杯,回到过去呢,汉代帝王陵墓的出土文物中倒是确有翡翠杯的。再说梨花酒,白居易在这首诗里有自注:其( 杭州 )俗酿酒,趁梨花时熟,号为‘梨花春’。就是以梨花为主要原料,发酵陈酿而成的花果酒。古人爱以晴雪喻梨花,所以梨花酒又有个好听的别称叫晴雪。

这次金庸又是从颜色上捉对的,我 查了一本叫设计师色彩搭配理论的书:绿色象征清新和平和,白色是柔和和清洁,搭配起来的感觉是春意盎然,年轻干净的,这也是这款酒带给我们的感受吧。想想那烟花三月的江南,枝头被春雨染绿,生出千树洁白的梨花,酒肆临窗,斟一杯梨花新酿。。。科技快进步,送我穿越回到宋朝去。

ggzb014 “饮这玉露酒, 当用琉璃杯。玉露酒中有如珠细泡,盛在透明的琉璃杯中而饮,方可见其佳处。”

琉璃在古代是采用青铜脱蜡铸造技术做出来的含有二氧化硅的混合物,晶莹剔透,是中国传统建筑中的贵气的装饰构件。玉露酒则实在不能判断。只在《通志》有见寥寥记载:“汾州有羊羔、玉器、豆酒、火酒之名。羊羔、玉露尤美。” 那么它应是白酒,不过看金老的描述,这分明是一款气泡。。。中国古代有什么气泡酒呢?实在不知道。。。但既然是气泡酒,用透明好观察的杯子就一定不错了~所谓“方可见其佳处”

20090326150952933

本文配图来自网络。

转载请标明出处“转自葡萄酒在线”以及作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