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全球最具影响力酒评体系Wine Advocate那点事儿

编译: 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Ron Washam,做了一辈子的侍酒师和比赛评委,退休之后为Tim Atkin网站写专栏。少有人知道他在转行之前本是一名剧作家,或许是这份最初的功底让他的专栏很受欢迎。这老头,实在是个很妙的人。擅长吐槽,总是毫不客气的在和气悦耳的背景乐中弹出几声不和谐的乱音来。

下面是他对这两年有点流年不利的,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原帕克酒评团队《葡萄酒倡导者》的吐槽信。值得一提的是《葡萄酒倡导者》对下面这份信进行了原文转发,那意思大概是,老子是开的起玩笑的,愿意让你蹭蹭我们热度。我们一起来观摩下:

Ron Washam

Dear(WA主编),

《葡萄酒倡导者》近来众叛亲离的场面大家都看在眼里,想必让你们很绝望吧。先是Jeb Dunnock,认为他足够能独当一面了(小编注:Jeb Dunnock,13年加入WA,17年6月正式离开,创建了个人网站Jeb Dunnock.com,核心为加州酒,帕克当年将他揽入麾下时曾出言“我找到了年轻时的我自己”)。再来Neal Martin在前叛逃者Antonio Galloni那里找了个新差事。(注:可参考之前的文章最新 | 帕克继承人Neal Martin将离开WA加入Vinous)这情形下我想着反正你们是要联系我的,我主动些还省得你们的麻烦。

但显然你们没找到我的联系方式,于是你们招来了Joe Czerwinski 和 William Kelley。我明白的,Lisa,你也是尽力了。毕竟现在评论圈里可供选择的天才实在是少之又少了。我猜你是想再招个MW的,不过这些家伙大多没有在从事我们能称之为“工作”的工作,不想这么麻烦。于是你挖来了 Wine Enthusiast的Joe Czerwinski,对就是那个在挺出名的《葡萄酒爱好者》工作了18年还没有人知道他是谁的家伙。我只能友善的期望他没有贵到让你太心痛——我知道一定没有,从你给他的头衔“执行编辑”就能看出来。在WA里这个头衔到底算什么,我想凭他大概是永远想不清这一点了。

Joe Czerwinski

我想是我对自己的联系方式保密的太好,你们又退而求其次聘用了William Kelley。三年前,他,看在上帝的份上,还勉强算是个博主吧。po出来的资历倒是比 Hugh Johnson(《世界葡萄酒地图》作者)还吓人。Kelley和Czerwinski恰是两个极点:一个年轻且据流言称很有天分,一个年老且据流言称很有天分。所以是怎样,现在你要把勃艮第这块送到这个孩子手上负责了么?这就好比让Lindsey Lohan去演Harold Pinter的剧(小编注:前者是流量小花,后者是拿过诺贝尔文学奖的英国严肃剧作家),她会去演,我不会去买票看。

Lindsey Lohan

不过还好你们还有我。事实上我一直在反复阅读罗氏词库,为撰写葡萄酒评论做准备。我想你会很开心的,我已经完全具备了使用所有奇怪神秘不着边际的形容词对葡萄酒进行描述的能力,保证会让你和你的“执行编辑”龙颜大悦的。空口无凭,试举例如下:

“这款2014年份的Prick庄园赤霞珠有如雨中菅蒯的成熟植物气息,炖煮红鲑鱼、氨纶织物、和成熟花生的味道。给人以阳煦山立之感,陶熔鼓铸之思,日光喷雾一般的单宁,翠纶桂饵一般的收尾。94分”(小编承认这段是胡乱翻的,请领会精神,只要意识到每个形容词你都不认识都看不懂毫无意义就好了。)

感受到你求贤若渴的诚意,我将进一步阐释我为什么适合这个职位:

*我完全理解Robert Parker开创的百分制打分标准:
96-100分 品质优异,出色陈年潜力,完全在大众市场搞不到的葡萄酒。
91-95分 品质很好,常见的红或者白。饮用感受愉悦,不过过多自我吹嘘会让它显得不太要脸的葡萄酒。
86-90分 可口,品质优秀的葡萄酒——那些我太累了懒的喝的酒。

*我通过了WSET一级12次,你也可以认为我是WSET12级。
*我与米歇尔罗兰有过一面之缘(注:飞行酿酒师,帕克的好友)。幸好只有一面。
*我为我的舌头投保了一千万美元(肝脏投保已过期)。
*我在Reno有过命案。

太优秀了对不对,我本想从小从基层做起,主抓法国汝拉黄酒产区,毕竟我的诚信和公平的特质让我做什么都很合适。。。除了期酒。不过,唉,感谢你的善意和慷慨,我非常遗憾的通知你, Antonio刚给我打电话了。。。谁会拒绝呢,是不是。

原文出自:winejournal.robertparker.com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