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为了好看的酒标买一瓶酒吗

文: 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你愿意为了一个好看的酒标买一瓶酒回家吗 ,一个好看的特别的酒标带来的好感度在你心里能占到多大的比例呢——相信不管你爱的是萝卜脸还是青菜脸,总有一瓶酒能够满足你。毕竟那些殚精竭虑讨好你的生产商,给出了消费者们丰富到不能再丰富的选择。

截止2017年六月,据统计约有超过3500种新品葡萄酒涌向市场,占市场总份额的4.5%。除了消费者选择困难症会进一步加重之外,酒商们也要根据各自有限的库存能力和预算做出同样困难的选择。哪怕这个决定容易的只要在手机屏幕上动动指尖就可以了。

↑↑↑小编最近一瓶因为酒标好看买回来的Recioto,这是一瓶长的好的喝起来也不太差的好例子。

根据Nielsen最近的一份全球酒精类别市场调查显示,只有29%的消费者是带有目的性进入酒水专卖和超市的,就是说,这些人已经确认了自己要买什么,然后去进行相关搜索。剩下那71%则都是我也没什么想法随便看看先看上什么就买什么的类型。这种情况下,一个颜值够高的酒标很容易帮助这瓶酒从一众路人脸中脱颖而出。

那么什么样的酒标才是比较抓人眼球的酒标呢,我们来看一个群众反馈很好的例子:

群众反馈如下:

“设计很时尚,包含了品牌名、品种、年份这些有用信息。”

“看起来很高级大气,感觉不是便宜酒。”

“黑圈内是偏深的红色,这个选色对比很鲜明,又不轻浮,感觉很容易被注意到。”

再来看一个例子,下面这几款酒,在对许许多多不同年龄和职业的消费者做过意见调查之后,大家认为“感觉挺有意思的,会注意到”的酒标是写着“Amour”的这一款,觉得这种字体和配色很可爱,尤其是当销售介绍到这个单词是法文“爱”的意思之后,觉得很有意义。

或许对于品牌来说,在设计之初多给几个不同特点的选择,并多做一些市场调研是比较靠谱的做法。比如下面这个Del Rio Vineyards的一款桃红葡萄酒,对新的瓶子+酒标设计和旧设计做了民意调查,新设计的支持者是旧款的将近两倍才正式开始使用。他们最初曾设计了十个不同版本,在此基础之上进一步的筛选,看起来确实很有诚意。

Dark Horse,2015年由 E. & J. Gallo Winery推向市场,第一年就得到了6100万美元的漂亮的销售数字。一款产品的成功有很多个理由,一个合适的外形应该也是功不可没,酒庄的销售总监表示,团队曾经前后出过100多个设计初稿,最后才定下这一款。希望能给出一个让人看过之后就能记住的,简洁又形象的,能表现出“黑马”这个特定意义,能传递出酒庄“坚持不懈,从未放弃”精神的酒标设计。

怎样看过能够让人记住呢?比较多的做法是用名画和名作做酒标,比如我们熟知的木桐,或者Kenwood。

木桐酒庄

加州明星庄,我们万欧兰俱乐部活动里也喝过的Kenwood,Art Series

同样在我们俱乐部活动里登过场的Pont des Arts

或者说不用别人的画自己动手画。比如加州膜拜酒Sine Qua Non,因为每款酒的葡萄来源和混酿比例都不同,想传递的精神也不同,所以庄主亲自设计不同的酒标,反而让收藏家们趋之若鹜像集邮一样每瓶都想收一份。

有一些会剑走偏锋,比如Luc Belaire的酒标,会发光,晃瞎人眼那种。

有一些不用图画,只用文字,比如西班牙的Neleman这瓶 Just Fucking Good Wine,简单直白。

有一些继承了整个地区的传统,带着非常好辨认的共同标记,比如用打屁屁做酒标的德国Kröv村。一个村的酒标都是各种打屁屁。

法国Jean-Francois Ganevat,自然酒界的奇才,Savagnin “Les Vignes de Mon Pere” 2005 拿过帕克的满分。他用了很多裸女给自己的酒做酒标。有不少女性对此有抗议,认为这是一种暗示,女性就是消费品,这种酒标毫无疑问就是社会噪音的一部分。不过对Jean-Francois来说,被非议和攻击又怎样,这是他自己热情和玩世不恭的一种体现,重点在于,要让人过目难忘。现在就是会有人因为Jean-Francois是个神经病天才会去卖他的酒。就像有人因为拉菲是拉菲而去买它。效果已经达到,这个名字的意义已经大过于酒本身。

资料参考:http://www.nielsen.com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