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法与葡萄酒的八卦(2)酒商争抢环法曝光度撕X上演

文:环法醉驾组 | 葡萄酒在线

7月7日晚,2017环法自行车赛顺利通过勃艮第夜丘产区。环法转播方给足了葡萄酒爱好者们面子,比赛从著名产区Gevrey-Chambertin到Vougeot的十公里,基本都是航拍画面,车手们在镜头中成了全球最引人瞩目葡萄园风光的陪衬,就像这样:

而比赛本身也是十足精彩,在Nuits-Saint-Geogres镇的终点线上,德国大功率小帅哥基特尔0.0003秒绝杀挪威名将哈根,完成了人类竞技体育史上第一次万分秒级别的胜利!

↑↑↑图为终点绝杀的超高速摄像照片(不用细看了,官方说法只差了6毫米,正常分辨率下连一个像素都不到)和环法宣布胜负差距的官推,既然Tissot说是,那就是吧。

历史上葡萄酒产区在环法赛事中露脸比例这么大的并不多,上一场应该还是2010年环法第十九赛段,从波尔多(Bordeaux)市区到波雅克(Pauillac)的52公里个人计时赛。


↑↑↑赛段沿吉伦特河(Gironde)左岸前行,一路经过玛歌村(Margaux)和圣朱利安(St-Julien),路过包括拉图、玛歌、男爵、女爵、雄狮酒庄在内的众多左岸名庄(拉菲和木桐在波雅克镇北边,因此并不在线路图中),可以说是一次波尔多左岸的盛大阅兵。

不过实在讲一段村里的土路再怎么给航拍特写,也并无法让未接触过葡萄酒的人感受到法国酒博大精神的文化。小编知道再怎么苦口婆心唠唠叨叨的跟你掰手指头数产区上图片,你也记不住的,很可能只记住那个露了咪咪的姑娘。再多记一丢丢,可能还能记住一点赛事赞助商的广告,如果他们念的狠用心的话——所以,扯回到今天的正题:环法到底有自己的酒类赞助商么?赞助商给多少钱,效果好么?这事儿咱要往深了聊,其实挺吓人的。

↑↑↑图为2014环法英国赛段,酒类赞助商的游行花车驶过谢菲尔德街头。


2014年2月,环法自行车赛(Le Tour de France)的主办方ASO(Amaury Sport Organization)与智利干露酒厂(Concha y Toro)旗下的知名葡萄酒品牌柯诺苏(Cono Sur Vineyards)宣布合作,柯诺苏成为环法的英国赛段唯一指定酒类赞助商,这也是环法多年以来的第一个酒类赞助商。

2015年,双方又宣布续约两年,柯诺苏在2015年和2016年仍然是环法本土外赛段的唯一指定酒类赞助商。

↑↑↑图为柯诺苏的酒标经常出现象征酒庄环保低碳理念的自行车图案,简直就是为赞助自行车赛投的胎。

接下来我们来分析几个问题,
做为葡萄酒第一大国的法国,
为什么会找一个智利品牌做赞助商?
为什么只限于是本土外赛段?
为什么会是多年来首次?
赞助名额外流的原因
一切得从遥远的1991年,法国政府颁布的一项法案讲起。

1991年,法国立法机构颁布了Evin法案,法案对酒精含量超过1.2%的所有饮料投放广告的行为做出了严苛的限制,比如不得投放针对年轻人的广告;广告不允许出现在电视频道或电影院;禁止文化或体育赛事活动出现酒类赞助等等。受这一法案的直接影响,法国最大规模的体育赛事活动环法自行车赛,多年来都没有寻找酒类品牌合作。


↑↑↑手捧土壤的“风土照”给人感觉逼格满满,而其实促成这种照片风格泛滥的一大原因,就是Evin法案让酒农们常常不能将酒放进广告。

Evin的上位
随着环法这些年在全球范围内成功的商业扩展,以及很多次本土外赛段成功的举办,主办方ASO近年来终于一拍脑袋开窍了,虽然“墙内空气很敏感”,但我可以“一枝红杏出墙来”啊。于是2014年,ASO开始为在英国举办的赛段进行酒类赞助商招标——在本土之外,法国政府你就管不到我了。为了规避可能的麻烦,ASO还特别在官网赞助商名单中加了一个“Officials Supporters – Grand Start”的分类,示意法国政府这只是限于大赛最开始的几个英国赛段的赞助,我并没有犯规,一直是乖乖的。


↑↑↑图为2014年环法部分赞助商名单,“Officials Supporters – Grand Start”一栏最后一个就是柯诺苏酒庄。

一边是细至纤毫的立法规定,一边是故作镇定的特别分类,攻防最终都落在文字细节上。这一波,充分体现了深入到社会活动方方面面的对成文法的执拗,以及生动的“法的精神”,so French。

然而,并没有法国酒庄或者企业响应这次招标。一是仍然不愿冒险和Evin法案扯上关系,二是除香槟外,法国很少有对品牌宣传有需求的大型的品牌酒厂。结果这个赞助名额被勇敢的智利品牌柯诺苏拿到,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销量一年内增长了73%,成为了英国最畅销葡萄酒品牌之一,并15年又和ASO续约两年。

法国酒农不愿意了
如果一切就这样相安无事的继续下去,也挺好。然而,自家的肉包子喂肥了别家的熊孩子总是让人不爽。2016年,当环法计划在第十赛段经过朗格多克-鲁西荣(Languedoc-Roussillon)的奥德(Aude)产区时,终于出事儿了——砸过车放过火恐吓过总统的,有着悠久的反进口葡萄酒历史并反成了当地一股强大黑社会力量的酒农们站了出来。(可参阅公众号之前推送:法国激进组织纵火烧毁酒厂)

与勃艮第、波尔多的同行们比起来,一直被打着“廉价”标签的朗格多克-鲁西荣酒农的日子并不算好过。尤其是近年来,成本更低廉、不足自家产品一半的西班牙葡萄酒大量出口法国,仅2014年的出口量就达到了5.8亿升,作为对比,朗格多克-鲁西荣的年产量大概在15亿升左右。受到巨大冲击的酒农们把怒火撒向了所有的外国葡萄酒,并越来越倾向于采取激进的方式。16年2月底,媒体爆出消息,奥德产区的部分酿酒商对环法选择一个智利品牌做酒类赞助商的行为非常不满,声称将采取行动封锁赛道,抵制环法赛经过自己的产区。之前在CRAV纵火事件中还做出了谴责姿态的奥德酿酒工会主席Frédéric Rouanet站出来说:“我们计划采取一些战略手段阻止环法赛事,如果没有一个法国葡萄酒,即法国的象征,被选择代表这个赛事的话。”

这个组织随后向我们证明了他们的行动力,可不只是吓唬人那种程度而已。

16年4月份,《每日电讯报》报道,Frédéric Rouanet带领着150多名酿酒师远赴比利牛斯山区法西边境,拦住了五辆进口西班牙散装葡萄酒的罐车,并将其中的两辆车罐中的酒倒干,在其他三辆的车身上喷了“劣质红酒”的字样后才准许其离开。看起来,他们确实是一副要抵制外国葡萄酒到底的架势。神奇的是,边境警方称这是法国葡萄酒商抽样检查以防欺诈的一种“社会行为”。用“社会行为”这个词赋予此次行动半官方的正义性,这回答还真是“智慧” ……除了粉饰太平之外,这种做法,怎么说,so French,对于激进派,这个国家总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宽容。

一边是受制于已签合约和品牌形象顾虑的大型赛事组织者,一边苦于后院起火——越来越习惯于用“暴力”手段表达自己不满的酒农团体。总之就是没一个省心的。事实上,虽然没闹大,环法比赛被示威者干扰的情况其实时有发生,而为此受罚的人寥寥无几。比如2003百年环法的第三和第十赛段都出现了抗议者占据道路影响车手通过的事,有些车手的成绩因此受了影响,但事后都不了了之;比这更恶劣的,是有时抗议者会直接危害选手安全。近年来最恶劣的例子就是2012年环法第十四赛段,车手们在一个时速60公里以上的下坡路段遭遇了抗议者制造的大规模图钉阵,30多人的车胎被扎破,万幸没有酿成大的伤情。事后,警方也并没能找到肇事者。


↑↑↑图为2012年环法第十四赛段,被赛道上的图钉扎破车胎的选手在换胎

再扯回到当地酒农和外国酒厂掐架这事儿上来,就在吃瓜群众担忧于今年又会搞出啥幺蛾子来时,政府出面了。5月上旬,在法国农业部下属的农渔视频办公室的调解下,ASO和奥德产区酿酒师工会达成了和解。三方一起签署了一个联手推广法国葡萄酒的协议,规定“法国酿酒师们可以在大赛中为法国葡萄酒插宣传旗帜,产区独立产品的标志除外”——这话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可以宣传法国葡萄酒,但不能宣传自己。这次似乎终于一碗水端端平了?Frédéric Rouanet公开表示,“有了这项协议,我们就不用封锁赛道了,因为届时大家都会知道,今年的这场比赛和法国葡萄酒也有联系。”言下很是满意。

可这个满意让人觉得很是蹊跷啊!像小编这种眼观六路的车迷观众,对于路边风景记得都很清楚。没有这个协议以前,环法观众也是可以在“大赛中为法国葡萄酒插宣传旗帜和标语”的。比如前面提到的2010年第十九赛段,波尔多产区就摆出了很大一副法国地图,宣传自己的葡萄酒。


↑↑↑图为2010环法第十九赛段,波尔多产区酒农用橡木桶摆出的大幅法国葡萄酒宣传图,图中有用酒瓶往杯中倒酒的图样,甚至标识了波尔多产区的位置。

如此看来这个协议本身,并没有任何实质进步。那ASO是如何让激进酒农们满意的呢?而到了今年,ASO甚至取消了境外葡萄酒赞助商的名额,同时,也史无前例的把葡萄酒世界的最高膜拜殿堂、勃艮第夜丘放进了比赛线路图中。这安排是否像表面看起来的让大家都开心那么简单呢?小编努力了很久,也查不出背后是否还有更多的东西了。感觉就是,政府给你个台阶下,告诉你差不多得了。然后一切就消停了。

所以我们现在还是放松一下心情,开瓶香槟为已谢幕的结局小小的庆祝一下——操心太多人会老。毕竟花边新闻再多,每年环法也总是能一如往常的继续。

而且说起来胳膊肘毕竟还是往里拐,即使在与柯诺苏合作的三年里,环法也并未忽略在本土赛段安排几个葡萄酒产区的传统,比赛中,我们还是可以时不时看到那些风景秀美地里长满人民币的葡萄园。


↑↑↑图为2014环法第六赛段,车手们经过香槟区的Reims产区。

Germany’s Marcel Kittel gets back after a flat tire during the 208.5 km nineteenth stage of the 101st edition of the Tour de France cycling race on July 25, 2014 between Maubourguet Pays du Val d’Adour and Bergerac, southwestern France. AFP PHOTO / JEFF PACHOUD

↑↑↑图为2014环法第十九赛段,西南产区Bergerac AOC的葡萄园旁,捷安特-喜玛诺(Giant-Shimano)的机械师为自己车队的冲刺主将、正好是赢下了今年夜丘赛段的基特尔(Kittel)更换雨胎。


↑↑↑图为2016环法第十赛段,正式比赛开始前的游行花车顺利通过奥德产区。


↑↑↑图为2014环法最后一个赛段前的荣誉骑行时,当年环法总冠军、意大利车手尼巴利与队友依惯例喝香槟庆祝。

和堪称“错误开香槟方式示范大全”的F1赛车赛后颁奖相比,环法中出境的香槟从来都很优雅,像上图那样。不过,除了庆祝的香槟,车手们在比赛中是否还有其它喝酒的机会呢?欢迎继续关注下期“环法与葡萄酒的八卦(3)——从比赛中和队友开啤酒庆祝到比赛后尽情狂欢,现今环法车手们是如何喝酒的”。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