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饮者之夜,一场听觉和嗅觉的反击

文: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我们生活在一个视觉文化占绝对主导的时代,一个看脸的时代。

电影院的大片从2D发展到3D到IMAX,从《英雄》到《小时代》。。。对不起两家的粉们,先跟您道个歉,他们绝对毫无可比性,但是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放在首位的都是华丽的视觉效果,这才是时下一部电影吸金的第一保证。最流行的社交平台从Blog到微博发展到朋友圈到Instgram,从长篇到140字限制到完全以图为主体看图说话。小编费劲巴拉的写一篇公众号可你们扫一眼发现图太少就不看了(怨妇脸)。人类进化为最擅长的技能是PS,最喜欢的作家是美女作家,最喜欢的酒是酒瓶酒标美型代言明星好看的酒,愿意为脸好这一优势倾家荡产埋一切单的视觉动物,我们得到很多,也失去很多。从这个角度上,我认为保乐力加葡萄酒教育团队TRB BITES帝都饮者之夜,不止是最懂古典音乐没有之一的九零后严伯钧老师和最会选酒的保乐力加葡萄酒教育团队带来的,古典音乐和葡萄酒如何舒服搭配的教学,虽然的确是。我更愿意把它看做是一场处于长期弱势地位的听觉和和嗅觉、味觉的联手反击。

 

1 6

头一阵很火的,木心先生的一首诗,《从前慢》,“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我等现代人只能感叹无从仿效,臣妾太着急,臣妾做不到!随便举个例子,央视拍《笑傲江湖》的时候,编剧讲剧情上比之原著略有调整:小说里任盈盈十三章学琴处才出场。女主角戏演一半才出来,那哪儿行。观众们等不了那么久,必须要把她的戏提前。

再举个例子,历史上林肯与道格拉斯为竞选美国总统曾经进行过七场非常著名的辩论。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里讲的很有意思,“今天有哪一个美国听众能够容忍7个小时的演讲?或者5个小时?甚至3 个小时?尤其是没有任何图片的情况下?那时的听众必须具备非凡的、理解复杂长句的能力。道格拉斯在奥托瓦半个小时的演讲中包括了3个关于废除黑奴制度的决议,这3个决议句法复杂,措辞符合严格的法律行文。林肯的答词更为复杂,他引用了他在另一个场合进行演讲的书面稿。”尼尔?波兹曼还说:“葛底斯堡演讲对于今天的听众来说,恐怕近乎天书。”

以上例子可以证明,视觉文化让我们失去了什么。稍微晦涩难懂一点的东西就不想去碰了,稍微耗时一点就不愿等待了,这是视觉对于听觉的一种抱怨。在一个信息碎片爆炸的时代,信息量铺天盖地的涌来让人又着急又疲惫,我们等待的耐心和深度理解的能力都退化掉了。当然如今道格拉斯如果出来做同样的演讲我不怀疑依然是座无虚席人气爆棚,大家会兴奋的出来“看”他演讲,围观活在传说里的人,讲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拍张现场照发朋友圈,“道老师的演讲对我人生启发很大啊!”

8

现在扯回到帝都饮者之夜的活动现场上。严老师是这么说古典音乐(Classical Music)的,他说“以前的人啊,听的流行音乐,到了现在还流行着,经历过大浪淘沙它们就变成了经典了,这才是所谓Classical真正的含义。” 所以当下的流行音乐不能叫经典音乐,只能叫流行乐。它们有歌词,以前的没有。歌词为你描述清楚了这段旋律在表达什么,没有歌词的旋律则需要你自己去揣摩和感悟,在心里一砖一瓦完整构建出你所感知到的音乐里的那个世界,境由心造。而以视觉为主导,习惯了看符号和漫画,习惯了等着被逗笑,习惯了简单直接的我们已经很难从这种费事儿的行为中找到乐趣。

没有对错,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肖邦练习曲op.10第三首《离别》也可以是,在人海里偶遇学生时代曾经就是不敢开口让你知道的初恋;瓦格纳的歌剧《唐豪瑟》序曲也可以是,急着去剁手与理智搏斗的双十一前夜;巴赫的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BWV565也可以是,靡靡雨夜,昏暗的城堡里抽大麻抽到正high的年轻人被破门而入的警方吓到惊慌失措。愿意放慢节奏,慢一点,不着急,坐下来,花时间和耐心,单纯调动听觉,听到心里去,这大概是结束这个夜晚回去之后,参与者也会再去做的事。

11

嗅觉和味觉也是同样。这次喝酒不能仰头一口干杯喝完,不去感受酒精带给你的快感——我们并不反对那样,不过总得有一次,你耐心的只用舌头和鼻子去和内心的自己沟通,闭上眼睛问问自己,喝下这杯柔软细腻的09年的Corton特级园黑皮诺,你的心里会开出一朵什么颜色的花。

3
是的,去听去嗅才是和内心沟通的方式。我们所看到的与我们保持在一定距离之外,而我们听到的和嗅到的却渗入了我们的全身。现代人常觉得缺乏存在感,觉得孤独,我大学的时候就常陷入少女的困扰,如何证明这世界不是梵天的一个骗局和幻象?如何证明陌生的帅哥哥在操场上跟我微笑的下午不是一场盛大的幻觉?后来去上我们学校一个心理学教授的选修课,他提出了一个让我安心的理论。他告诉我我不是个例,存在感缺失是视觉时代人类的通病。对于我们来说,闭上眼睛要比捂住耳朵容易得多,面对所看到的却依然保持距离和不动,要比面对所听到的容易的多。空间上我们与呈现眼前的东西保持着一定距离,是疏离性的。而听是亲近性的、参与性的、交流性的。真实感是过度依赖视觉交流丧失掉的最重要的东西。

嗅觉毫无疑问也是跟内心最深处相连的,这是因为嗅觉感知经过了很多处理记忆的大脑部位,所以每当闻到味道时,处理记忆的大脑部位也被激活了,跟着唤起有关这个味道的特殊记忆。你突然闻到的,雨后泥土的味道,烤红薯的味道,风中松林的味道,月光下夜来香的味道,刚洗过的白衬衫的味道,热气腾腾的火锅店的味道,葱花入油锅刺啦啦响起来的同时飘出来的味道,人生第一支香水的味道,骆驼牌香烟的味道。。。其中一定有一种,当被从记忆深处唤醒的时候,会让你猝不及防,顾不得今天涂的是不防水的眼线,瞬间涌出泪来。

00 4

于我,我听到了讲了不同故事的巴赫、舒伯特、莫扎特还有贝多芬,我尝到了Louis Latour细腻精致的勃艮第Corton特级园,Senechaux新鲜温暖的教皇新堡,Cordeillan-bage骨架扎实的波亚克的混酿。然而重点其实是,我从头至尾认真用心的去听去尝过。现场放着组织方从上海空运来的鲜花,花香理论上对品酒是有干扰的,但似乎却只丰富了我们的感官体验——感官未有的灵敏,能够接住每一个飘过来的音符,能够捕捉到所有活跃着的气味分子将它们分门别类的安放好,内心清醒安定,所以我想,我参与的是一场听觉和嗅觉的漂亮的还击战。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