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点酒时正确的装X方式

编译: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对葡萄酒介于懂与不懂之间是个很尴尬的事。比如某天我喝可乐中了再来一瓶,心情一好决定去吃顿好的——现在中餐西餐都可以点到葡萄酒了,葡萄酒和中餐也可以碰撞出美妙的火花——于是我会遇到点什么酒水的问题。若不懂我就会直接干脆的对侍酒师讲,我不懂这个,麻烦您帮着给推荐一款靠谱的酒,让我们尝试一下。但是喜欢在餐厅里喝个小酒的人谁会爽快的说自己不懂呢?于是迅猛的从不完整的数据库里调出一些看起来很专业的术语拼凑出一个要求,浑然不觉(也许内心是清楚的只是不愿承认)已经露了怯。

当然其实小编跟你们一样,也是会不自信的点一个看着眼有点熟的DOCG,或者一瓶反正不会错的Prosecco的人。在反复和侍酒师喝来喝去之后也总算有了些心得:面对博大精深的葡萄酒,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装懂嘛,所以我们应该做的是,用一颗专业的心,装X却装的了无痕迹。

wine

场景1:看看酒单,完全不认识嘛!这是法文吗?这其实是饶舌歌手的歌词吧!—咳咳,那个,waitor,来瓶干白吧。
–侍酒师:灰比诺您看怎样。

在很久很久以前,至少要在美国禁酒令之前了,那个时候为方便运输和保存,而加糖或者加酒精强化以提高酒精度得出的酒多有些甜。那种情形下你强调“干”白算是有意义的。不过现如今,无论都炫的餐厅一般也不会单独出一张“非干型白葡萄酒”的酒单——我的意思是,人家酒单上95%都是干白,说了等于没说。

pinot-grigio

首先不要轻易断言你不喜欢甜酒。你可能喜欢喝可乐,喝咖啡的时候也会放糖。含糖量稍微偏高一些的葡萄酒也许会让你感觉舒适然而你并无意识,却坚称,就是不喜欢甜口。事实上,你不喜欢的可能是它某种果香、偏高的酒精度带来的圆润浓郁的酒体、新鲜果汁感或者成熟的果酱味道,可能不简单的是因为甜。

葡萄酒词汇,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试图去描述嗅觉、味觉和触觉这些感官的感受。比如大多数人都会喜欢清新简单的长相思,典型的香气是百香果和柚子,还会有灯笼椒和青草这些草本味道。你如果是不喜欢果味和果汁感,可以说我想要一款香气中性,复杂一些,有些矿物感就更好的白葡萄酒。。。是的,试试这个词,minerality。虽然目前并没有明确的研究指出,葡萄藤和根系吸收了哪些特殊的矿物成分并输送至葡萄里,并最终进入我们的酒杯。然而你确实真的会感觉到,德国雷司令会有“燧石或板岩”的味道,Chablis的霞多丽会有“粉笔”气味,意大利桑娇维塞(Chianti,Brunello di Montalcino, Barolo) 会有一些“粘土或砖块”。

场景2,—我想要一款经过橡木桶的霞多丽
—好嘞,这就给您来款黄油味儿的!

其实也没什么错,就是不要把桶味儿和油质感作为高级的象征就好。而且,据统计,连美利坚餐厅,重桶霞多丽的拥趸者最多的地方,这类酒的点单率都已不断下降。最近流行的趋势其实是清新新鲜的调调。

可以试试说,我想要一款比较清爽,苹果、梨子这些果味为主的霞多丽。如果你坚持追求oaky,那么不要心疼钱包,直接问他们点一款勃艮第特级园或者一级园吧。勃艮第的伯恩丘经过橡木桶的霞多丽是不可复制的典范,拥有精致的口感和复杂浓郁的风味,除去成熟苹果、柠檬、梨等香气,还往往带有蘑菇和松露、肉桂、烤杏仁和烤面包等风味。

leslie-knope-wine

场景3:—来一款红酒,要厚重有劲儿的。
—要接待特重要的客户吧!懂了,老板!

试试说,我想一款饱满浓郁型的红葡萄酒。“Full-bodied,” 表明了葡萄酒在口中是有重量的,暗示出这是一款大酒。但如果你就跟人家说,我要一款大酒,也是挺笼统的。来自旧金山一家餐厅的侍酒师在一个节目的采访中很认真的表示,“我还是要问他们倾向于果味,还是森林泥土味道呢?是有极强干燥感,要把嘴巴黏上一样的单宁吗,你喜欢辛辣感的酒吗?不是我事儿啊,我是真的想要和你探讨清楚啊。”

此外,中度酒体并不是个贬义词啊,它可能是一款口感微妙,单宁精致,香料气息的马尔贝克,正好搭你的肉酱意面、饺子或者鸡肉卷儿。

bobs-burgers-wine

总之,多喝多感受,不用担心那些看起来很懂的人,把他们掌握的香气词汇汇总起来发一条微博说不定都不会超字数限制。你也背背,很快就会。理论可以慢慢补充进来,有发自内心,忠于直觉的判断最重要。有一双喝到喜欢的酒会发亮的眼睛,才会让人心生敬意。

部分引用自:bonappeti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