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葡萄酒品鉴会及晚宴,在瑞士驻华大使官邸举办

2019年7月17日在瑞士驻华大使馆大使馆邸,举办了瑞士葡萄酒品鉴会及晚宴。

瑞士驻华大使罗志谊(Bernardino Regazzoni )先生和夫人一起参加并致辞。  

     

 

 

葡萄酒在线主编陆江和大使交流中得知,大使馆将有一个使馆专用的酒窖,藏酒数量约有3000多瓶,主要是瑞士葡萄酒。

瑞士葡萄种植面积只有15000公顷,葡萄酒年均产量约一亿升,其中只有大约【1%-2%】出口到其他国家。也就是说,瑞士酒几乎是还没有迈出国门,就已经被850万的本国居民以及游客消耗一空了。

所以这次瑞士葡萄酒的展示活动,和其它国家推广葡萄酒不同,并非是为了出口瑞士葡萄酒,更多的为了展示瑞士文化的多样性:美食美酒也有丰富的内涵和选择。

李婉怡女士以及徐诗潇讲师一起主持讲解品酒会。

酒款涉及瑞士六大主要产区,有起泡、甜型、桃红、干红,干白等类型。

品鉴点评(陆江):瑞士葡萄酒普遍做得蛮干净,还有不少特色品种,典型性也很独特。一款冷气候西拉,佐餐的桃红,还有清新柔和带有矿物青苹果的Chassela,我蛮喜欢的。

瑞士——位于欧洲中心的葡萄种植、酿造乐土 

 

皮埃尔·托马斯(Pierre Thomas), 瑞士资深新闻工作者及葡萄酒专家。瑞士葡萄酒网站www.thomasvino.com的创建人出版的《葡萄酒实用手册》Le vin pratique,2012,Tout Compte Fait出版社法语),知识丰富全面却又通俗易懂邀请大家从品尝瑞士葡萄酒开始来了解瑞士这个国家以下文章为托马斯先生撰写,引用请注明出处。

 

        钟表、银行、巧克力、皑皑白雪环绕下的阿尔卑斯山一直是世人心目中公认的瑞士象征,而瑞士葡萄酒只是在业内人士中享有盛誉。然而,几个世纪的经沉浮后,瑞士葡萄酒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发展迅速,迎来了沉寂之后的全面繁荣。

 

        如果您在餐厅的酒单上(尤其当您身在瑞士以外的国家)看到了一款瑞士酒,不要犹豫。这个葡萄种植面积只有15000公顷的国家,葡萄酒年均产量约一亿升,其中只有大约1%-2%出口到其他国家。瑞士酒几乎是还没有迈出国门,就已经被850万的本国居民以及游客消耗一空了。

 

        瑞士本地居民(及游客)以35升的年人均消费量, 成为全球人均消耗葡萄酒量最多的国家之一。本地出产的酒仅能够满足本国市场的33%左右,每年仍然有大约1.7亿升的葡萄酒需要从其它国家进口。瑞士居民在葡萄酒上的购买力高居不下,使得瑞士成为了一个有着强大吸引力的市场。

 

遍布全境的葡萄园

 

        瑞士全国的葡萄种植面积与法国的阿尔萨斯省相当,但种类更为丰富。阿尔萨斯集中种植7个葡萄品种(其中6种为白葡萄),而瑞士的葡萄品种竟然多达60多种,红葡萄和白葡萄种类数量相当。全国有超过30000的葡萄农,其中只有10%全职从事葡萄种植行业,与15000公顷的种植总面积相比,人均面积只有1/2公顷左右。

 

        葡萄种植区遍布瑞士全境:阿尔卑斯及圣哥达山脉的中央高原区域,河流及湖泊沿岸等。瑞士的葡萄酒种植历史可以追溯到千年以前,甚至罗马时期。欧洲的几条重要的河流中,莱茵河浇灌了格劳宾登州,孕育出了黑皮诺的沃土;位于康斯坦茨湖(博登湖)出口处的沙夫豪森,同样以种植黑皮诺为主。其它因法国葡萄酒而被世人所熟知的河流中,罗纳河发源于瓦莱州(瑞士最大的葡萄种植区,全州约有5000公顷被葡萄园覆盖,占据了全瑞士葡萄种植面积的1/3),穿越沃州的莎布莱产区, 汇聚到莱芒湖(日内瓦湖)并继续流向日内瓦。位于汝拉山下三湖产区(纳沙泰尔湖,比尔湖及莫拉湖)拥有着利于葡萄生长的微气候条件,正如各种得天独厚的条件造就了苏黎世经济之都的地位。

 

与葡萄酒亲近的瑞士人

 

        瑞士的城市化发展迅速,而过去的三十年里,人们逐渐开始重新回归田园,不管是日内瓦、苏黎世、洛桑这些大都市的城郊,或是十几年前就入选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拉沃葡萄梯田。位于阿尔比斯南麓的提契诺州是个例外,二十世纪初,大批的葡萄幼苗遭遇了一场根瘤蚜的病虫害而几乎绝迹,州政府决定种植来自法国波尔多的葡萄品种梅洛来替换之前的品种。

 

        瑞士出产的葡萄酒种类丰富,究其原因,除地理位置及气候环境之外,多样的葡萄品种也是其中重要的因素。 过去一个世纪里,由于地区经济保护政策,本地白葡萄酒获益良多,而从二十年前开始,葡萄酒结构逐渐开始变化。2005年起,不管从产量还是消费量来看,红葡萄酒都占据了主导地位。黑皮诺取代了莎斯拉-这一广受瑞士法语区喜爱并引以为傲的白葡萄品种,在全国各地大量种植。瑞士3/4的葡萄酒产自瑞士法语区,而3/4的消费者来自瑞士德语区。这种独特的供求关系也许只存在于瑞士吧。

 

从最普通到最复杂

 

        莎斯拉、黑皮诺和佳美是瑞士主要的品种(大约有2/3的葡萄园种植了这几个品种),生产出了最受瑞士人喜爱的酒款le Fendant ( 莎斯拉在瓦莱州的叫法) 和 la Dôle (黑皮诺和佳美混合酿造而成,瓦莱州的特殊称谓)。同样的,酿酒专家公认最难酿造的黑皮诺和莎斯拉,却能够很好地反映出土质构造,它们在富含石灰岩的土质中长势良好,正因如此发现了阿尔卑斯冰川及冰x. 沃州的葡萄田友3800公顷,其中2/3为白葡萄,如今那里盛产全球最好的白葡萄酒,以细腻柔和的口感为人喜爱。它的酒精含量低,具有较强的陈年能力(存放一段时间更能激发它醇厚的口感和内涵)。沃州的三个产区La côté Vaudoise, Lavaux和Chablais均盛产莎斯拉,然而口味却有着细微的差别。

 

        同样的,纳沙泰尔、苏黎世和格劳宾登出产的黑皮诺口味也不尽相同。如今梅洛的受欢迎程度堪比长相思,在越来越多的地区种植。提契诺、日内瓦、沃州出产的梅洛也一定会各有各的特色。由于日内瓦湖沿岸一带气候变暖,使得梅洛–这一源自法国波尔多的葡萄品种可以在全新法国橡木桶中进行熟成。过去的三十年中,这种酿造方式在瑞士被普遍运用。而以前,酿造者们更倾向于将葡萄置于水泥槽或不锈钢容器中进行发酵。

 

瓦莱州:瑞士的加利福尼亚

 

        瓦莱州位于阿尔卑斯山谷中,罗纳河自东向西流过,气候干燥,名副其实的瑞士版加利福尼亚。本地葡萄近年来重新回归大众视线,有几款葡萄甚至成为瓦莱州的标志:白葡萄中,小奥铭(la petite arvine),充满活力,香气浓郁,韦特罗(Vétroz)小镇的古老品种艾米尼(l’aigne),以及小胭脂白(l’humagne blanche)。红葡萄中,帕伊红/科娜琳(le cornalin), 口感浓郁,小胭脂红(l’humagne rouge), 带有一丝野味气息。这五款源自意大利的奥斯塔山谷,但目前只在瓦莱州种植。

 

        另外两款引自法国罗纳河谷Tain – l’Hermitage 的品种:西拉和玛珊(marsanne),后者在瓦莱州被称作Ermitage。 瓦莱州出产的西拉佳酿在欧洲品鉴大赛上深受好评,甚至超越了以生产西拉为主的北部罗纳河谷山地葡萄酒。而瓦莱州栽培的玛珊(marsanne), 主要被用作生产甜烧酒,以Grain Noble ConfidenCiel的名字被人知晓,质量上乘。其它品种西万尼(Sylvaner) (在瓦莱被称做雷司令Johannisberg)、灰皮诺(又叫做malvoisie)、 霞多丽(Chardonnay)及品丽珠(cabernet franc)在瓦莱均有种植。位于尼永附近、洛桑及日内瓦之间的Changin桑冉葡萄酒栽培及酿造专业高等学校也设置了葡萄酒研究发展中心,尝试将不同葡萄品种杂交,研发新的葡萄品种,来酿造出酒体更为紧实的酒品,同时味觉上也更丰富。这些瑞士特有的品种,比如白葡萄多拉(le doral),莎蒙( le charmont), 是由莎斯拉和霞多丽两个品种杂交而成;将佳美和源于德国的白葡萄品种雷昌斯坦纳(reichsteiner)两者的衍生产物–红葡萄三重奏佳玛蕾(gamaret)、 黑佳拉(garanoir)及mara再与迪欧琳(diolinoir), 卡米诺瓦(le carminoir)和galotta进行混合,又会生产出更多的新奇品种。有意思的是,葡萄们除了抵御自身的病虫害,同时由于富含白藜芦醇,还可以帮助人类有效地预防心血管疾病。第一款被广泛用于品鉴的瑞士葡萄酒Le Divico,便是最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