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可能不是一件那么浪漫的事

编译: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安静的Cawston坐落于BritishColumbia州,加拿大与美国华盛顿州的交界处,蜿蜒的Similkamee河边上。一对夫妇俩在这买下了一片葡萄园,准备开始他们梦中的酿酒师生涯。

秋天的葡萄园

💡故事开头的画面是这样的:Rachel 和Deacon夫妇站在开至荼蘼的紫丁香前面,凝视着刚买的葡萄园,兴奋的谈论着有朝一日要成为紫丁香富翁的梦想,然后绕过重重混乱,往已经荒掉的农舍里走去。一群鹌鹑从灌木丛里爬出来,先他们一步,安逸的趴进房间的地板上。

买个葡萄园,离开喧嚣的城市做个世外的农民。选择这么做的人肯定多少是有点浪漫,心里有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憧憬的。Sturmer 和Deacon也一样,把自己的田园梦想寄托给这区区五公顷有机种植的葡萄园,希望来年能跟家人、朋友分享自己亲手酿的酒,仅此而已。

surveying_the_situation

Sturmer穿着新靴子在葡萄园里

前期肯定是要有开荒工作的,Sturmer后来回忆说,虽然他们都已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当真正动手时,她举目四望,忽然开始有点怀疑人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成为农民的第一个周末,按他们原来的计划是开一瓶香槟,在葡萄树下赏月对饮。而现实则是睡在Sturmer所能订购到的最大的帐篷里,学习着与大自然亲密相处,耳边是树叶在风中摇动的声音和黄雀愉悦的叽叽喳喳。

地里一部分葡萄藤应该是整年没有得到过灌溉,状况堪忧;另一部分则杂乱茂盛的像是原始森林,一条藤上数百个卷须像触手一样伸出来,你怀疑长出来的居然是葡萄?而不是南瓜和葫芦,于是睡醒了夫妇俩就下地默默拔草剪枝。

当地人会时不时提醒他们一下注意蜘蛛和蛇: 响尾蛇最喜欢的就是突然而来的脚步声,所以走路时要轻一点,黑寡妇无处不在,但不要担心,他们很害羞。

vine_gone_wild-1

未被驯服的葡萄园

Sturmer回忆说,“为了修复灌溉管道,要把软管上堵塞的喷头换掉。我穿着新橡胶靴,带上手套,下地去了,脑子里还想着香槟的事儿。并在第一个卸掉的喷头了发现了我人生中遇到的第一只黑寡妇。它深黑色,像闪闪发光的黑曜石一样,身上有深红色的沙漏花纹,没人告诉我它们有这么漂亮。”

“我于是低头看去,意识到还有几十个水管喷嘴需要换掉——很可能每一个里面都躲着一个黑寡妇,这对一个有蜘蛛恐惧症的人来说,真的是一场噩梦。”

%e6%a4%8d%e6%a0%aa

黑寡妇长这样

“邻居Sam从拖拉机上跳下来跟我们打招呼。我们旁边的的苹果园和桃园都是他的,不像我们的葡萄园,他的果树修建得当,非常健康,真是让人太羡慕了。他提醒我们注意防止黄色的鸟儿偷吃葡萄,以及要喷洒防治虫病的药粉,又说这个地方荒废了有一段时间了。我们沉默着点点头。”

neighbors_peach_orchard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邻居家的果园

有一晚在帐篷里,当二人正酣然入梦,忽然一声炸雷,闪电的影子爬上帐篷,暴雨随后而至。等雨停了,大风又刮起来了。Sturmer想起她那双新靴子还在外面,于是拉开帐篷的拉链,穿过泥泞的草地去取。抬头看到满天数不清的星星如钻石闪耀,那是她从没见过的天空,于是被安抚:也许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吧。

风暴次日是买家上门看葡萄的日子,于是Deacon一早就下田去了,试图把他们最珍贵的霞多丽修剪的漂亮一点。可是当买家带着儿子一同前来,他们遗憾的告诉夫妇俩虽然这些都是好葡萄,但管理太糟,买家表示,“明年的我就预定了,今年的就算了。”

于是他们失去了卖家,同时还要继续住在帐篷里。原有的旧房子一直没有收拾出来, Sturmer始终不敢靠近,那里已经完全被黑寡妇们占领,它们藏在各个角落里,只有镜子的反光能将它们赶出来。

二人心灰意冷,决定放弃愚蠢的田园梦想,回到城里去。当他们收拾好行李,锁上门,准备动身的时候,一切像电影里那样,他们收到了来看葡萄的买家的儿子的电话。“我不能为这些葡萄付太多,但我想做一款气泡酒,等酒做好之后,把一部分给你们作为葡萄钱,这样可以吗?”

Sturmer 和Deacon考虑了几秒就同意了。

采收季从九月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开始。Sturmer 和Deacon也开始慢慢明白,葡萄园没有完美的时候——它从没有完美,只有不断改善,从而越来越好。所以没有什么不耐烦的。

而葡萄园是一个小生态圈,它不止是种葡萄的地方,还是许许多多生物的家。自然既有恶意也有善意,如果你放掉自己的戒备心理和控制欲,也许就可以和在这里生活了很久很久的当地土著们交上朋友了。。。是的,包括蜘蛛们。

birds_nest_multieggs

夫妇俩的新朋友之一

小编写在后面:不久看一部国产葡萄酒偶像剧,男猪脚是全球知名的传奇华人酿酒师,当镜头特写他剪了一天葡萄的手,虽说不上白皙但绝对细嫩,手指没有染色,指甲里也没有泥,手腕上还挂着好几串BV的手链。。。看的真让人生气,这怎么可能是一个干农活儿人的手。

34

在我国新兴葡萄酒产区宁夏,有一对经常被报道的八零后法国海龟博士小夫妻,开开心心的在贺兰山下做农民,建起了博纳佰馥酒庄。从头开始,自己捡石头,种葡萄,修酒窖,盖车间,撒牛粪。。。孙淼说,“我不仅是酒庄的酿酒师,还是女木工、女电工、水管工、拖拉机手。”

%e5%a4%ab%e5%a6%87

还是在宁夏贺兰山,这里虽然风好土好人好,但土中多大石,观兰酒庄为了种葡萄从地里一块块将石头挑出来堆在地头,于是在平地拔起了一座石头山。

999

LVMH花了三年时间在中国找到最适合种葡萄的地方,在云南和西藏交界处开始酿造敖云,条件原始简陋,翻地只能靠牦牛拉车。因为没电,灌溉只能用雪山融水,没办法使用水泵进行滴灌。还是因为没电,葡萄串手动去梗,没有温控,酒液分析靠舌头尝。项目总负责称它是“人类史上的重大挑战以及物流的梦魇!”

%e6%95%96%e4%ba%91

可能许多人把开垦荒地种葡萄酿酒想象成一件浪漫的事,但酿酒其实和体面稳定无缘,不是从容不迫、文质彬彬,不是绘画绣花写文章。去观兰酒庄参观的时候,酒庄的房子还没有盖起来,机器也是用别人家的,只有一眼望去空旷的平原和一片片长的正欢的小葡萄。问又是海龟一枚的酿酒师廖祖宋为什么要放弃鲜衣怒马翩翩少年的生活回来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做个农民,他回答的超级简单:还是想做点事儿啊。

有一天能坦然说出“我算是做过点事儿的”,想想是多值得骄傲。好些长大成人后的小伙伴,会不耐烦的打断父母“做公务员多好啊做公务员吧”的唠叨,会说些“不愿过空洞乏味,一眼望到头的人生”之类的话。可是啊,年纪稍微长大一点就明白,从没见过的星空并不是那么容易见到,跟别人不一样的生活并不是谁都能过。想要活的丰盛,便有丰盛的代偿。

不过只要当事人是笑着说开心,那就真的是值得吧。

原文编译自:winemag.com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