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艮第最大酒商采访录(下)

陆江:您这次和联想佳沃来签约合作,您看重合作伙伴有哪些点?

JC Boisset:一是与合作伙伴彼此相互理解,在酒庄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经营策略上能达成共识,比如如何推广,怎样定位市场等等。

二是要耐心,罗马不是一夜建成的。

三是要有实干精神,不为之努力便不会成功。

四是要忠诚,你自己选择进入而不是被迫进入一段合作关系。你尊重合作方的选择,并发自内心地喜欢合作方的风格,对合作方保持忠诚。

五是要坚持,消费者从尝试到接受到真正了解品牌,是一个长的过程,需要长期坚持。

六是教育推广,你教给消费者的越多,他们关于葡萄酒的知识储备就越丰富,就越懂你。你可以从多角度多层面的把酒带给他们,例如:葡萄酒和珠宝,葡萄酒和时尚,葡萄酒和美食,葡萄酒和香水等。多给他们体验的机会,消费者亲自尝试后才会理解接受。

陆江:进入中国市场,现阶段是很好的时机,现在的市场消费主力逐渐转为个人消费,这应该更符合您的理念吧?

JC Boisset:是的。对我们来说,过渡廉价的酒,没太大意义。我不反对普通消费者都能承受的那种亲民大众酒,但你的产品线里要有不同风格不同价格区间的酒款。不能为了低价而无底线地降低品质,我们是不允许的。这点我们和合作伙伴联想佳沃的理念也是一致的。

 

陆江:您有什么偶像么,或者说,对你来说可以称为精神榜样的人?

JC Boisset:我的偶像都是艺术家,不是商业上的。商业上来讲,我卖出了很多酒,挣到了一些钱,然而对我来说,这不重要,让我感到快乐的还是创造和构建的这个过程。我想的还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又可以和商业结合。

我偶像首先是画家达利,还有时尚设计师Alexander McQueen,政治家Lafayette,歌手Lady Gaga。我喜欢那些能让我看到生命里有更多可能性,有创意的,能带着我用另一种方式去看世界的人。

我觉得我是个超现实的人。这是一套杯子,但这真的是一套杯子吗?不可能是三个其他的物体吗?我喜欢戏剧、文学、哲学和艺术,我喜欢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现世。

当然我肯定首先还是要有理性的——运作一个公司需要计划和程序化的东西。但我真正喜欢的是惊喜和冒险,如果世界是一成不变的,所有结局都是注定的,那还有什么意思。我喜欢中国,就是喜欢它的神秘文化,总的来说我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和热情。

 

陆江:您对和联想佳沃葡萄酒的合作有什么期望值?对中国市场有什么期望值?

JC Boisset:当然有期待,我一直都是中国文化、美食、建筑、哲学、历史的头号粉丝。中国文化在法国很流行啊,你应该也知道的。

所以有跟中国合作伙伴合作的机会我真的很高兴,这给了我进一步了解这个国家的机会。我觉得中国人是非常聪明,有丰富学识,敏锐,有想法,对美食和美酒有很深理解的人。

我非常看好这次合作,并对之报以很大期待,我希望能借着我们的合作多跑几次中国。

我的梦想是看到中国人爱上葡萄酒。当然不会是每个人每天和法国人一样都喝葡萄酒,那太理想化了。我是希望大家会喜欢上喝葡萄酒这件事本身,而不是拿着酒杯来显示格调,不是为了时髦而喝。我相信有一天会实现的,我相信中国人的品味和鉴赏能力,对此很乐观。

陆江:您这次的合作伙伴联想佳沃葡萄酒,本身是IT巨头出身,可能会跟平时接触的传统酒商不太一样,他们的企业文化和工作模式你会觉得适应吗?

JC Boisset:还没有感觉到什么特别的地方,你说的还让我蛮期待的。借助科技的力量,也许能让更多的人以正确的方式理解并喜爱上葡萄酒吧。

 

陆江:说说Raymond酒庄吧,您当时选择收购这个酒庄最大的理由是什么呢?

JC Boisset:Raymond位于纳帕的St Helena,拥有完善的酒厂,美丽的庄园,绝佳的产区位置,和伟大的葡萄园。它的前庄主Raymond先生,是了不起的酿酒人,他的两个儿子现在一个75岁,一个78岁,我跟他们关系很好。虽然他们退休了,但是他们奋斗了一生的产业传了下来,我会尽全力让它更好。Raymond就是我理想中的葡萄园,Napa的精华所在,潜力无限。所以我给它配备了最好的技术团队,现在Raymond成为一个被评论界认可的好酒庄,无论酒评人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还是Wine Spectator杂志,都给它打出了非常高的分数。而且Raymond的核心团队都是女性,包括首席酿酒师、助理酿酒师、葡萄园管理负责人和市场推广负责人。 酒庄虽然在纳帕,我不想做一款特别饱满强壮,高酒精度的大酒,我想要一款精致优雅风格的精品葡萄酒。她们做到了,如今Raymond已跻身全美排名前二十位,每年都拿到帕克高分。无论你觉得这种打分是不是靠谱,但至少这些反馈给了我们信心,我们在做正确的事。

 

陆江:您之前说对生物动力充满热情?现在生物动力是国内葡萄酒行业人士很流行提到的一个概念,我能部分同意生物动力的理念但有些形式似乎觉得太玄乎了。

JC Boisset:如我之前所说,生物动力的核心在于预防,在于紧随月亮周期,不用农药和杀虫剂,而使用植物,比如荨麻、洋甘菊为原材料的制剂。我们使用牛粪肥,因为牛有四个胃,在消化系统中,有更多矿物质元素的消化进程。鲁道夫1924年提出生物动力,但在他之前,在杀虫剂被发明之前,我们用的不就是前面提到的这些。中国农业对这些,不用说也很熟悉这些理念。我们全部实行有机种植,得到了最健康、漂亮的葡萄。你要正确的对待土地——那是自然母亲的皮肤,你要像对待皮肤那样小心的对待它。

另外,我也理解你的看法,该用的技术手段还是要用,但是一切都建立在与自然合作的基础上。我觉得这个很像是中国的中医,我认为中医,才是医学的未来。比如你头疼,西医给你一片阿司匹林,中医会找出你的起因,讲究用草药,讲究去根,并提出预防。

我好几个酒庄都是100%有机,Raymond 有288英亩, 100%有机,35%生物动力。自然动力需要我用心去感受到我和自然的内在联系,感受到它的能量,我认为中国人应该是更能理解我的理念。这并不是我的市场策略,而是我们认真在做的事。

自然界有它运作的规则,要顺之敬之,而非破坏,像对待母亲一样尊敬她。举个例子,我的故乡Vougeot,葡萄园的土地因为过去用了太多机器作业比如拖拉机,已经不能呼吸了,你甚至都找不到一只昆虫。所以我们改用马车犁地,手工作业,十年后,我们现在看到土地又活过来了,重焕勃勃生机,葡萄品质也更好,而且葡萄园比以往病害都要少。

陆江:最后一个问题,你刚才提到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他在美国声望很高,但在勃艮第很多人不是很认可他,你对他的看法是?

JC Boisset:他是一个杰出的酒评人,接替他WA主编工作的Lisa Perrotti-Brown也非常了不起。他们都是天赋异禀的人。无论哪个产区,帕克都能给出非常中肯,稳定的评价。告诉你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但是你不一定非要听他的,你可以参考他的意见也可以不参考。

我个人非常尊敬他,他是他所在领域里非常杰出优秀的人,跟他一起喝酒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我喜欢他不是因为他给我打高分,我希望酒评人喜欢我的酒,但是如果你们不喜欢,也没关系啊,毕竟那体现的是我想要的风格。这个世界不是完美的,对我来说,我会听不同意见,从中学习。但我也不会因为酒评人说喜欢就立刻改变自己的看法。

最后,其实是市场和消费者需要一个帕克这样的人,他出现了,他教给消费者如何去看待、品评一款酒,让精品酒的概念更深入人心,引领了美国市场的风向,我们应当对此心存感激。首先你对一个人感兴趣,你才会听的进去他说的话,才会去关注他说过什么话。这就是媒体和行业领袖的作用,同样,不管是电影、电视剧、杂志、报纸,对于消费者都起着非常重要的引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