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移民政策到底会给美国的葡萄酒行业带来什么

编译:王智慧 | 葡萄酒在线

在NAPA ,缺人

Arnulfo Solorio,一个普通的纳帕酒庄葡萄园经理。这一天他来到了中央山谷,在Stockton一个破破烂烂的停车场把车停好,心里想着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带几个人回去开工了。

Solorio检查了一下身上携带的一堆有关自家Silverado Farming的公司资料,鼓足信心,开始向潜在客户发动攻势。他首先走向一位上牙掉光的瘪嘴老头儿,表明来意。老头儿告诉他自己现在也挺好的,在Stockton农场工作每个小时能赚到$11到 $12 呢。Solorio沉着的反驳道,“我们能给的更高,虽然现在还是14块5,但是马上就要涨到16块了!”老头儿怀疑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与老人交涉完毕,Solorio又将目标转移到不远处的两名男子身上,但只稍微接触后便迅雷不及掩耳的离开了,“这两个人吸毒的啊,而且还没有车。”

▲ 四处搭讪兼招工的Solorio

眼见红日西斜,一天要过去了,Solorio已经走过了餐厅、广场和流浪汉的聚集地,心里盘算着今天这聊过的几十个男男女女里有几个人能拿来用。地里的葡萄一天天长大成熟,四月一日之前,他必须要招上一百名工人来。于是Solorio振作出一个无奈的笑容面向一直跟随自己的摄像机:“我们招人,16块一小时哦,要不要考虑看看?”(按当下的汇率相当于110.18RMB/小时)

Solorio是如今喊着缺人的葡萄酒和农业领域的众多雇主里的一个。劳动力不足的现象从奥巴马边境锁紧政策时期就开始了。在川普承诺驱逐移民,修建边境墙和种种不利于外来人口的政策作用之下,这一紧缺现象越发严峻了。

事态走向似乎正在为川普新政提供理论支撑:抵制移民,本地企业将为美国本土工人腾出更多的就业机会,还能让工资得以上涨。

只不过,截止目前,雇佣现状不算乐观。农业领域的雇主们正被逼迫着在改行、将生产工作转移到国外、雇佣获得特别签证的移民员工和用机器替换人工进行生产之间,作着艰难的抉择。即使能出的起这份工资的雇主也深感压力。至于能力有限没法满足要加薪需求的小产业主,留不住员工,正尝试通过机械化和选择不需要劳动密集化生产的作物来维持生意。这不单单是川普的锅,虽然他确实帮着推了一把,根据洛杉矶时报,引用劳动局的数据:加州的农业劳动者工资在2010-2015年间增长了13%,是该地区平均工资的两倍。

▲ 纳帕谷,Silvera Farming,工人们正在葡萄园里剪枝。

目前一名普通的全职的加州农农业劳动者年薪在3万美金左右,不过他们中大部分都非全职。一些人拥有听起来是白领们才会有的福利,比如401K计划养老金、健康保险、住房补贴、奖金和分红Silverado Farming的全职员工除了上述福利之外,每年还有十天带薪年假,节假日正常休息,还可以参加英语培训课程。

但是这些奖励和报酬并不能诱惑原来坐办公室的美国人考虑换一种活法去下田干活儿。根据联邦调查,目前加州每十个农业员工中仍然有九个是外国籍,且一半以上是身份手续不够齐全的。不断升高的报酬带来更明显的变化是行业内的洗牌:在Napa种赤霞珠的雇主比起在Stockton种葡萄和更便宜的水果蔬菜的,对果农来说要可爱的多。

在NAPA以外的地方,用不起人

Klein,一个生活在 Stockton四代务农的种植者,最近做了个小表表,中间画了条竖线,左边写着我继续从事目前种葡萄的工作的理由,右边写上我放弃的理由,忧郁的思考着自己的未来。酒厂愿意为Klein的赤霞珠支付的价格和纳帕赤霞珠完全无法相比,而日益增长的劳动力成本意味着他这个价格卖葡萄是亏损的。在得知加州通过立法,最低工资将在2023年之前提到 $15/时之时,他知道他必须做出些改变了。是以去年十月,Klein铲掉了几十年前他爹亲手种下的113000株霞多丽葡萄藤,送到垃圾场。

Klein 表示,“我尽力不感情用事,一个商业决定要伴随充分的财政上的考虑。”

五年前,Klein的葡萄园里有一百名左右的员工,酒厂给他的收购价格是 $700/吨,Klein给果农的工资是$8小时,并能在维持葡萄园正常运营的基础上获得稳定利润。

而去年,在Klein园中工作过的员工加起来总共只有45名,酒厂给他的收购价格是$350/吨,而此时他还收到了加州立法将果农最低工资在2023年之前提到 $15以上的消息。

这位35岁的种植者表示,“人手不够啊,大家都在努力从别人家别抢人,纳帕和索诺玛的葡萄最高能卖到$2,000 /吨,所以这些人可以出到15块。对我来说,我都没有想赚钱的事,想的都是怎么能不赔啊。”

▲ Klein和他的葡萄园

Klein其实还是是川普的支持者,只不过最近抵制移民的行为让他担心已经很紧张的人工短缺压力会进一步加大。奥马巴时代其实政府的安全政策已经在升级了,很少有墨西哥人愿意冒险入境来美国谋发展,与此同时,墨西哥自己的经济也在欣欣向荣中,能得到体面工作的人越来越多了。

▲ 1990-2015加州农民年薪变化

于是不愿坐以待毙的Klein去年以 $50,000的价格买下了一台除叶机,将成本为$100 /英亩的剪枝的精细操作转换成一个相对有点暴力的运动。拖拉机装着牵引钩,像一个奇怪的真空吸尘器一样,从葡萄藤上带走叶子。此外他还决定在接下来的五年里种植杏树和橄榄树,这些都不需要大量人工。

移民农民的生活好像好了些

纳帕以西80英里处,这里种植者的生存环境就相对没那么坚艰辛了。纳帕的赤霞珠价格约为$6,900/吨,是San Joaquin的十倍以上。在Napa,一名普通农民的年薪约为$41,940,为加州最高,所以会有大量外地农民来此就职,Leovijildo Martinez就是他们中的一个。每天4:40从Stockton驾车前往纳帕,6点半抵达葡萄园,12个小时后回到他的两居公寓,洗个澡,晚上9点半左右才能看到孩子的脸,给他们一个拥抱。

从这位31岁墨西哥人的角度来说,境况似乎确实在变好,一年前他每小时赚14.75美元,现在则能挣到19.50美元。他表示,“在纳帕,没有人逼迫你,他们尊重法律,付给你更高的薪水。”

▲ Leovijildo Martinez开始了新工作

经济学家的争论

George Borjas,经济学家,自由移民的反对者,他认为,“那些因大量移民而受惠的是雇主们——不仅是农业领域,还有餐厅老板和需要管家和保姆的有钱人。美国工人则因此受苦,他们不得不面临低薪和严峻的就业竞争。”

但事实上,就Silverado而言,他们招工时从来就没招到过美国出生的白人,即使迎合薪水上涨的趋势将果农薪酬每小时提高了4美元以后,也依然没有一个本土美国白人。

Silverado并非特例,根据地检劳工部门的一份报告,1996年美国本土员工只占所调查农场员工比例的2%,至今也没有什么颠覆性的变化。

▲ 加州不同地区农民收入状况

南加州桃子种植巨头,Titan Farms的总裁Chalmers R.Carr III在2013年的听证会曾向立法者表示从200-2012年,向本土求职者提供了2000个职位空缺,当时所支付的薪水是$9.39/小时,比加州最低工资多了两美元。一共招到了483名美国籍申请人,只能满足需求的1/4,而这其中有109人压根儿就没有出现过,有321人辞职了,大部分都是在头两天辞掉的。挺过整个采收季的只有31人。

前文提到过的经济学家Borjas争论说这还是因为工资太低,工资高的话门槛早被人踏破了。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经济学家Philip Martin则认为,美国人对于田间工作不感冒这事儿难道很奇怪么?

这种工作是季节性的,一年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处于空闲中,这就意味着没有收入。而有收入的那几个月,需要每周60个小时在极度炎热和寒冷的环境从事辛苦的体力劳动,不管是弯着腰在地里摘葡萄还是爬梯子在树上摘桃子,都不浪漫,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就是单纯的很辛苦。
有些经济学者认为,25$/小时会是一个吸引人来干体力活的价格,不过当雇主们面对高薪劳动力,他们更愿意使用机器。Ventura的草莓种植者尝试着用机器人种植幼苗;Central Coast 的莴苣种植者已经把分拣、除草和采收的工作都交给机器了;一些工程师们正在开发人工智能,设法调教它们完成精细的筛选果实的工作。

机械化会成为新出路?

Brad Goehring,52岁,在Stockton附近的 Lodi拥有500英亩的葡萄园,同时还为北加州地区的另外几名客户管理者将近10,000 英亩的葡萄园。这位出色的管理者同样因劳工问题疲惫不堪。过去五年里,他在当地报纸上登过广告,接受过国家就业中心推送过来的十几位失业申请人。他给出的平均工资已经升到了$20/小时,美国籍工人们对此依然兴致不高,“那些人午饭之后就人间蒸发,再也找不到了。”

如今Goehring正在以十排马尔贝克葡萄藤作试验——大概五年前,他改变了搭架的方式,将葡萄藤牵引成允许机器修建和采收的形状。正尝试着实现完全的机械采收。“在新葡萄园里我们预期可以减少原有85%的人力作业,剪枝成本将从平均每英亩300美元下降到每英亩80美元,”

▲ Goehring和他的机器伙伴

Goehring的拖拉机价值$350,000美元,而他未来的预算也大部分都在它们身上。现在,他正在为那些对他的机械感兴趣的客户管理葡萄园。如果试验失败,不能实现完全脱离人工而使用机器管理葡萄园的话,Goehring提到自己将不情愿但不会犹豫的放弃葡萄,改种杏树。如果产品改成坚果,Goehring表示,就他目前的地产来看,只需要三个员工来管理就够了。

原文出自:洛杉矶时报( LATIMES)

微信号:WINECLOS

美食 | 美酒 | 旅游| 八卦| 分享,欢迎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