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葡萄酒产区行

图文:陆江 | 葡萄酒在线

 

香格里拉葡萄酒产区,几年前曾试过一些当地出的小产区葡萄酒,有一两款水准可以是在中国最高品质的葡萄酒之列。 再加上我跟踪好些年的,国际奢侈品巨鳄LVMH在香格里拉投的酒庄项目,其出产的敖云也成为最具国际化的中国葡萄酒第一贵酒。

我对香格里拉产区有着极大的好奇,甚至觉得神秘,可一直无缘走访。 香格里拉产区在我心里有很多符号,高海拔,茶马古道,入云的雪山,藏区,美丽的卓玛,很长的生长季,传说中的圣地,莫名的酒庄,世界最高海拔之一的葡萄园,网上图片里美得令人窒息的景色,条件艰苦……除了最后一条,其它都让我神往。

终于……惊喜降临,我和另外几位熟识的媒体好友,应邀去走访这个传说中的产区,特别感谢香格里拉酒庄。正值5月春末夏初,气候适宜的季节。

从北京过去,根据酒庄、葡萄园和机场分布位置,优化的葡萄酒旅游路线是,从北京直飞丽江,在当地逛一下古镇,驱车一路往北,到位于香格里拉开发区的酒庄,然后参观在不同村落小产区的葡萄园,葡萄园分布较广,所以中间会在德钦停留,然后最终到达香格里拉。最后从香格里拉搭飞机从昆明转机回京。行程共三晚。

因为有了诱惑,我也不太艰难地接受了早起,于是顺利搭上8点起飞的航班,11点30降落丽江。

 

束河古镇

从丽江机场到束河古镇不到一小时,在农家乐畅快地吃了一顿,初尝了琵琶肉等地方特色菜肴。

还有两小时逛逛束河古镇,虽然商业化也无可避免地在此蔓延,餐厅酒吧店铺已是偏多,不过幸好现在还不是旅游最旺季,游人倒是不多,春夏带来满眼的繁花绿叶,穿插着小桥流水,还有应季的粉嫩樱桃(奇怪,这樱桃入口真的很柔嫩),一切还是感觉美好。

然后神奇的老天出场表演,于是20多分钟内体会了东边日出西边雨,冰雹,急雨,阴天,多云更替。就近避雨,在一家土特产店里,还看到本地食材腊排骨的原貌。

 

小镇里溜达,时不时还有就业机会。

最后小困小累之际,阅人间无数的翔大师,通过女店主的眼神和肢体语言,很快判断出一家靠谱茶铺,我们在这家有自家茶园的茶铺,品茗闲聊,居然还尝到到两款水准不错的红茶和生普。不过遗憾的是,女老板提到要结业关店,一是要照顾孩子,二是隔壁开了家重庆火锅,她怕茶味被染麻辣味道。

 

束河古镇还真蛮适合那些喜欢红尘人气,又怀揣情怀的饮食男女。

雨又起,该去香格里拉酒庄品酒。

 

香格里拉酒庄

直奔位于香格里拉开发区的香格里拉酒庄。作为国内酒水巨头金东集团(前华泽集团)旗下的精品酒酒庄,香格里拉酒庄正蓄势待发。

他们和国际奢侈品第一巨头LVMH(路易威登母公司)合资的酒庄,发布的敖云葡萄酒,现在已是国际市场上中国精品葡萄酒的代表之一,也是具有国际声誉的中国葡萄酒的第一高价酒(300美金左右一瓶)。

敖云的葡萄园就是从香格里拉酒庄的葡萄园中精选出的一小部分。

在酒庄我们学习了香格里拉酒庄所在产区的概况介绍,更细节地了解到这个产区的风土特质:低纬度高海拔(海拔范围两三千米),处于“三江并流”的核心地带,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在不同岁月带来不同的沉积质,形成极为复杂的地物地貌土壤构成,丰富不同的小气候,极长生长季(180-200天),较少病虫害,全年日照达2500小时以上,降雨量200-600毫米(主要在转色期前),不用埋土……。所有特质,造就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极富多样性的难得产区。

 

现在我才真正理解精品葡萄酒超级巨头LVMH,为什么会扎根于此,那么艰苦的又极富潜力的神奇产区。

在酒庄还见到了专职负责葡萄园管理的团队和酿造团队,没想到技术人员们都是已经安心在这个艰苦产区积累了数年到十多年。难能可贵!

从与团队的交流和酒庄介绍,我们了解到,香格里拉酒庄从2000年建立,至今已探索积累了不少,在各个村庄产区里小地块的风土资料,以及尝试摸索了不少葡萄品种在当地小地块的表现特点……还有建立了酵母选用,叶幕管理,病虫害的生态防止等一整套管理体系。

媒体团和部分酒庄工作人员

我深深地感到,假以时日,香格里拉酒庄的出品会在国际精品葡萄酒领域可以搞出大事。

当然最终还是要看酒庄作品的实力,我们品鉴了基础款和实验款,有霞多丽干白,梅洛,赤霞珠。还有西拉干红,要特别提一下这西拉,是典型冷气候西拉,黑胡椒黑色水果为主的气息,单宁成熟细致,酚类和糖分双成熟,不错的集中度和清新感,西拉在此应该很有潜力,可以成为特色风土出品之一。 最后两款是威代尔品种的贵腐甜白酒,蛮干净的;晚收霞多丽,香气猛一闻有百香果等主导气息,很像长相思,有趣。

入夜就近入住酒店,晚餐试到不少当地美食,尤其喜欢当地特色包浆豆腐。

 

正值香格里拉酒庄,即将要进入基酒调配阶段。酒庄来自于澳洲雅拉谷的顾问Marc,带我们去酒窖做桶边品鉴,因为橡木桶里的酒,就是会用来调配的基酒。

我们尝试了东水村斜坡高处F地块的赤霞珠2016,中重酒体,单宁成熟中强,细腻雅致风格。东水村平坦地块的赤霞珠2016,果味和黑巧克力气息充沛,单宁强,重酒体,中段稍空。

还有斯农村的碎石地块2016年份赤霞珠和砾石土壤地块2016年份赤霞珠,明显砾石地块的单宁更为厚实。

斯农村碎石地块2017年份赤霞珠和砾石地块的2017年份赤霞珠,感受2017有比2016更结实成熟的单宁,砾石地块赤霞珠结构庞大完整,能感受到有强大的陈年潜力。

酒庄这几款不同村出产培养出来的基酒,各自反应当地的风土,完全可以调配出很高水准的葡萄酒,整体实力超过我的预期。

从酒庄出来,去宾馆,路遇哈巴雪山观景台。不过机缘未至,不得见。

 

四个单一葡萄园

令人期待的产区走访开始了,因为香格里拉酒庄“圣域”葡萄酒来自四个单一葡萄园,分别位于东水村、斯农村、西当村和阿东村这四个村落,垂直分布于高山河谷之中,立体气候差异显著。所以根据时间,我们会去走访其中部分村落葡萄园。

 

东水村葡萄园

我们首先特意走访了路途险峻,极为独特的东水村葡萄园,听同行的郭校长提起,我们运气不错,去年不少路段都是土路,今年明显水泥路段要多了不少。一路行车,能看到山体频繁滑坡和落石,是这边盘山道路的常态。

山路崎岖,车道旁又是深渊,我被吓得紧抓翔大师的胳膊,也顾不得男男授受不亲了。

 

东水村位于金沙江沿岸,三面环山,属于干热河谷气候,海拔2350米。此葡萄园面积最小,占地4公顷,以砾石土壤为主,主要种植赤霞珠及少量西拉。为了保证葡萄优良品质,亩产均控制在300到400公斤。

东水村葡萄园从制高点俯看,像世外桃源般的谷地。雪山融雪顺着水道滋养着这片葡萄园。

 

 

东水村葡萄园管理员培布是位藏族帅小伙,淳朴热情专业,七年来扎根于此,指导乡亲们种植,日复一日地观察记录着葡萄长势变化。

我(陆江)和培布(右一)

我们还去培布住的藏民家里参观,喝了房东煮的地道酥油茶,还有家常茶点。哦,对了,这边藏区也盛产核桃,很多核桃老树,很粗壮,我一个人环抱都围不住。

核桃老树

 

德钦的高原反应

入住德钦,让我人生有了第一次高原反应的体会,在我们的宾馆,我测了海拔,3363米,一晚上的头痛欲裂,一早无力起床,有点作呕。连预想的极为难得的日照金山盛景,都没法去窗台拍。仅用手机在窗帘夹缝里捏了一张。据说有很多游客在当地耗了很久,来了好几次都没有看到日照金山的壮观。我倒是运气有了,可没想到高反会那么强烈。

 

想想作为世界上最高海拔的葡萄酒产区之一,酒庄当地工作人员真是大不易。

 

圣地梅里雪山的最高峰卡瓦格博峰

虽然德钦的高原反应让我萎靡,不过见到世界最美雪山梅里雪山的最高峰卡瓦格博峰(尚未被人类登顶,海拔6740米,也是藏传佛教的朝觐之地),还是让我振奋一下,下意识又吸了两口氧气。观景台有位大叔等了一周才遇到神山露脸,我们又是人品爆发。

西当村葡萄园

位于澜沧江沿岸的西当村,也属冷凉河谷气候,海拔2200米,葡萄园占地6.7公顷,以沙质土和砾质褐土为主,主要种植赤霞珠品种。葡萄园的管理员李达,对这片葡萄园非常熟悉,每个地块的气候特点都了如指掌。

到达西当村,负责香格里拉酒庄种植的王总陪同我们,为我们介绍每片目力所及的葡萄园种植管理,以及和当地藏区果农们的沟通协调安排工作的概况。 据说后者一直是敖云酒庄那边外方管理人员最棘手的难点。

 

王总在这产区已经深耕十多年,在他脑子里每个地块的风土特点,葡萄品种特质如数家珍。还有厉害的是,在葡萄园管理中各个村的藏民果农的技术培训和工作安排,都被他兼顾多方要求和利益,灵活安排得相得益彰,一路上无论当地村官和地里果农,都很尊敬他。我蛮佩服像王总这样情商和智商双高的大才。

王总(左)和我(陆江)

 

在西当村也“顺便”看了看中国第一国际化贵酒敖云的部分葡萄园,正好在施药防治病害,葡萄园景观很美,当然也了解了一些他们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不过不惜成本做好酒的理念还是其它酒庄没法效仿的。

敖云的葡萄园之一

 

斯农村葡萄园

下一站就是我挺感兴趣的斯农村,斯农村位于澜沧江沿岸,属于冷凉河谷气候,海拔2300米,葡萄园占地27.7公顷,是最大的单一园。葡萄园以褐土为主,土质疏松,通透性好,葡萄品种以赤霞珠为主,亩产同样控制在300到400公斤。管理员是陈建华。

斯农村村委会

 

 

斯农村,是我个人在品鉴后觉得,具有出顶尖水准葡萄酒的葡萄园。现场看到葡萄园里不同小地块的多样风土,务实的架型管理等,潜力值得期待。

王总在指导藏民乡亲如何剪枝

 

就近我们还去了茶马古道的旧址,澜沧江上古道的铁索桥还依旧可用,我走得战战兢兢,也算感受了一下古道行走的不易。

 

最后一个单一葡萄园是阿东村,位于澜沧江沿岸,两面靠山,海拔高达2600米,在四个村落中属最高。葡萄园面积20公顷,以褐土、黏土为主,主要种植红葡萄赤霞珠,同时也种植白葡萄品种霞多丽,亩产量控制在500到600公斤。

可惜时间问题,我们就没去走访。

综合这三个走访过的单一葡萄园村落,以及这几天接触到的香格里拉酒庄,踏实做事、已有颇多积淀的员工们,我可以说香格里拉酒庄已经具备出产国际高水准葡萄酒的实力。虽然最终出品还有很多影响因素,不过我还是挺期待的。

返程

是夜,入住香格里拉,因为也是海拔3000多米,高原反应依旧,我抱了两个氧气管才熬过一晚。一早直奔香格里拉机场。苦捱到登机,一直到昆明转机,我简直有大病初愈的感觉。

特别夸一下昆明机场的美食,种类多,价格合理,一顿午餐,我满血复活了。

到京,行程的美好,继续回味中。下次再有机会去高过3000米海拔的城市过夜,绝不能高估自己的高反耐受力,买药还是必须的。

陆江(Maxime LU)

– 曾为Decanter亚洲葡萄酒大赛(Decanter Asia Wine Awards),意大利南部葡萄酒大赛(Puglia)、葡萄牙葡萄酒挑战大赛-Wines of Portugal Challenge(Lisboa)等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专家评委;美食美酒旅游类撰稿人,《葡萄酒在线》专栏撰稿人、《Decanter中文版-醇鉴中国》撰稿人,葡萄酒行业咨询顾问,万欧兰葡萄酒教育首席讲师,资深葡萄酒收藏顾问和买手。